像假的一樣,每次他躺在身邊睡覺,她都覺得很不真實。
就像當年他們隔了八年在路上重逢相戀;一起牽手從西門町散步到東區;我要來先去建國花市買花回家;他隔著電話彈竇唯的〈上帝保佑〉;他把十七歲時畫的她物歸原主,都很不真實。

也許是開場太過浪漫,一個男人會迅速地像小朋友似地膩著妳,期許著給妳永遠,就不應該輕易相信。
孩子的天真,總傷人,喜歡孩子氣的男人,聽見他們推托的話時,妳會發現,這種傷害很難忘。

當他說想回來時,她不是不想原諒他,只是找不到原諒的理由。

想想,他們那種奇異的關係,已經維持三年,每次回國就會碰面,偶而上床、總是聊天,男人常常會很感動地對她說:「妳真的很了解我。」

或許就是因為太了解,所以怎麼都不願意再回頭,但她,為什麼還會站在這裡,她也不知道。
好像找不到台階,想要下去,卻又無法,那這麼愛面子,無法自備梯子,但又不想離開。

有時候她會給自己一點理由,像男人初次回來找她,她騙男人自己有男朋友,
男人隔週就交新女友時,她會告訴自己,還好自己先看清方向。
男人有女友,因為擔心女友劈腿,先下手為強,跑來找她聊天、在她家過夜時,她會心想好險自己不是被劈的那個。

這是一種相信的扭曲嗎?因為無法相信,所以維持著微妙的關係。

心裡明明惦著這個人,卻不願意跟他復合,也不承認自己還在意他,或許以為,當「特殊好朋友」,比較灑脫。

在很久很久之後,男人坦承,當初分手,是因為在外地跟前任女友復合,
就是因為這句話,她就決定不要再相信他。
但她一直忘記,相信跟愛,有時候不需要並存,到過了好久的現在,她才想起也許自己太不誠實。

雖說是因為沒找到新對象所以才上床,雖說是因為了解而分開,但這三年來,卻始終無法往前。
想太多,往往是女人無法找到幸福的理由,她想起那天在酒吧,有個女人說道自己認識一個男孩,兩人什麼都做了,就是沒上床,女孩說,要守住最後一道防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妳不想跟男人上床嗎?」她問女人。
「當然想,但他像個小朋友,兩個人在一起根本沒有結果。」


結果,是什麼,兩個互許終生的人,就真的能相愛一輩子嗎?

她收到小學同學的訃文,說來奇怪,明明都三十歲了,他們這班,卻還沒有人結婚,到有人先死亡,而且是因病身亡,從發病到往生,只有短短的四天。

「你們這年代,三十歲還沒結婚很正常吧!」曾約過會的男人聽聞笑言。
「就像這年頭有人早死一點都不奇怪嗎?」她莞爾。

對她來說,太奇怪了,什麼都有的女孩,純潔如紙,卻這麼早就走,也許這世界,越污穢的人,待的越久。就像她,可能會在這爛泥中打滾一輩子。


「我要結婚了。」他說。

參加完同學的喪禮後,男人跟她說他要結婚了。
說兩個人,不會再見面了。
說完時,她居然想起那年他開玩笑地跟他兩歲的侄子說:「叫舅媽。」
侄子叫過那女人舅媽嗎?那孩子現在已經六歲了吧!
她覺得自己好像李安電影《飲食男女》裡的吳倩蓮,以為維持朋友關係會比較輕鬆,但最不願意放手的卻是自己。

於是,她開始對著鏡子哭了起來。找不到原諒的理由

於是她開始對著鏡子哭了起來。
明明分手時,一滴眼淚都沒流的她,卻開始哭了起來。
或許眼淚藏在心底很久很久,只是她騙自己早就忘記。
就像她心底早就建了下樓的梯子,可是卻不肯承認,也不給自己台階下。
現在,她真的找不到原諒自己的理由。

簡直傻的毫無道理,那裹足不前的青春,浪費的毫無理由。

MSN 台灣 女性時尚 【戀愛是種邪教】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