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穿Prada的惡魔》(《The Devil Wears Prada》,內地譯《時尚女魔頭》,台譯《穿著Prada的惡魔》)中,惡魔是梅麗爾‧斯特里普(Meryl Streep,港譯梅麗史翠普,台譯梅莉史翠普),但她只是女配角,戲的重心是在年輕的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港譯安妮夏菲維,台譯安海瑟薇)身上──剛從大學出來,學懂在名利場存活的第一課。


Image
標緻的Anne Hathaway與優雅的Meryl Streep各有瞄頭。


刻薄得入骨成格

Image
Meryl Streep演的“惡魔”可能會博得有些人寄予同情。
派任何角色給當世的演藝女皇梅麗爾‧斯特里普都已不算是考驗,要看的是究竟是可以怎樣精采,這一個在時尚界舉足輕重的時裝寶書主事人,人人聞之色變,見之生畏,但卻不是惡形惡相的,因為她還要夠優雅,才有時尚界權威的說服力。

“惡魔”的刻薄是多年工作經歷練就的,已入骨成格,輕描淡寫,便可讓人知其喜惡,不怒而威,口頭禪是“That’s all.(完了)”,不用嘮叨,不必用力,舉重若輕。

她演的這“惡魔”為了一己之地位,大耍手段,令身邊人為她犧牲,但卻不令人討厭,因為依劇本的走向,以及梅麗爾‧斯特里普的演繹,讓我們明白她能坐得這個位置,這樣做是事所必然的(不會像《夜宴》中弑兄奪位的葛優忽然良心發現)。

對工作認真,惱下邊的人跟不上自己的步伐,有的人可能會有同感,反而對她寄予同情,工作就是這樣的,大家都明白,特別是香港人,甚或會因為最後留不住做事妥貼的女主角在身邊而替她可惜。

Image
剪接間換了十多套名牌服飾,就是一場時裝表演,看得心神俱爽。
只是最後一幕她重遇拾回自我的女主角,在車廂中的微笑便有點着迹,略嫌太露了,或許轉一轉頭,看遠方若有所思,便夠了,那種傲世的酷更能貫徹始終,不過這已是吹毛求疵了。


不保證路通往天堂

故事是理想與現實衝突,真誠與假面對立的老套,但場景是在時尚界,便可弄得繽紛悅目,那一段女主角“省悟”了,明白在這種環境工作便要投入轉變,上班途上,由家門走到辦公室,剪接間換了十多套名牌服飾,就是一場時裝表演,看得心神俱爽。

女主角安妮‧海瑟薇成名作是《公主日記》(《Princess Diaries》,港譯《走佬俏公主》,台譯《麻雀變公主》),與這一齣戲也是由不重身世變得要由頂至踵執拾,異曲同工,她也是秀色可餐,不過沒有像在李安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中有那麼大胆的演出,而那種形象重塑後的艷壓群芳,靠她的身段與樣貎,也輕易做到了。

當然我們避免去想的是,她爸爸也說她這份工薪水少,要給她錢,然而她又怎麼可以如此這般大變身,渾身名牌,而且是天天新款呢?真的是在公司的存衣間可以借來穿的嗎?那真怪不得她這一份工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了。不過有靚人靚衫靚景,我也一時受麻醉,當一場夢便是,管那麼多幹嗎?

Image
Anne Hathaway形象重塑後的艷壓群芳,靠她的身段與樣貎,輕易做到了。
不做名利奴隸,要堅持自我,這種道理是對那些初出茅廬的孩子說的,我們這些世故的,想到的是女主角找回新聞記者的工作,卻不保證路通往天堂,就像民主帶來的政權,也可以齷齪得令人不耐煩。

反而其中有一些說法值得細味,例如時裝不只是消費,而是活的藝術……看見標緻的安妮‧海瑟薇與優雅的梅麗爾‧斯特里普,我信!

還有,巴黎是可以令人失去理智,容易情迷意亂的,我信,而且希望可以有機會證實......

http://microsites2.foxinternational.com/hk/200609dwp/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