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美的事物,我有一種敏銳且強烈的感覺。

那是一種直覺,很難用語言文字敘述的感受。一切漂亮的人、美麗的事物出現時,都會讓我感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讓我目不轉睛,腦海不由自主地湧現一些想法,關於色彩、關於形狀、關於線條、關於光影的層次、關於所觸發的心情和記憶……

 

然後開始不自覺的挑剔起來──真正的美就是每一處的細節都禁得起挑剔,才能成為最完美的呈現。

 

尤其是對於人,總是在第一印象形成時,思維也會自然而然的轉向:怎麼樣可以讓他/她更美?美,遂成為我識別人、事、物的必備要件。

 

身為彩妝師,我注意的不只是彩妝,還包括膚質、髮型、衣著風格、色彩配襯等每一個細節,這些外在符碼,都是建構個人形象美學的要素,並且在個人身上創造意義。

 

就好比我完成了一個模特兒從未嘗試過的彩妝造型後,她會分不清楚這是另一個自己,或不是自己。

 

所謂的「化妝後不像本人」,究竟是「變成了另一個人」,或是「發掘出所不知道卻一直存在的自己」?

 

彩妝就是這麼有趣!它不僅是改變面貌、改變心情,甚至可能徹底的改變一個人的內在思維模式,是以外在的改變帶動內在的改變;就像神仙教母手持仙女棒一揮,穿上華麗禮服、晶瑩剔透玻璃鞋的灰姑娘,發現自己原來可以是一個吸引眾人目光、叫人驚豔不已的公主。

 

小學課本上也有一則類似的故事:懶惰的人收到朋友送的一束花,開始整理、清洗、打掃屋子,最後連自己都煥然一新。為了要讓周遭環境與花的美麗相襯,他改變了自己,這就是美的力量。

 

而,這是一個「美力」的時代。

 

故詩人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說:「如果兩眼生來為了注視,美就是她存在的原因。」

 

彩妝師和藝術家一樣,都是從事「再創造」,使原本就具有的美好能被看見、聽到,成為一種心靈上的感受、感染、感動。

 

就像繪畫,彩妝師也要考慮色彩、筆觸、光影、立體感、景深等元素,但他最大的創意挑戰,來自於畫布不是平面的、靜止的、沒有情感的紙張;而是立體的、活動的、會呼吸的、有生命的、有喜怒哀樂、有主觀意識的人;他要畫出心中的思維,也要畫出模特兒本身的氣質、情感,將兩者融合成為一種風格,這是最難的。

 

 從一開始想當美容師,到後來全心投入彩妝界,便是著迷於這種無邊無際的變化,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存在,每一張臉在不同時刻都有萬千的變化;挑戰,無時無刻的迎面而來。

 

當我能重新詮釋模特兒最沒有信心的特質,使其驚訝於自己的美麗時,成就感最大。

 

 

 

一如日本當代藝術家村上隆,選擇凝視自己的文化中,最混濁、最不敢面對的部分,轉化為不同於他者文化的精髓,讓藝術的價值無限延伸。

 

    要成為一個彩妝師,熟悉各種化妝理論與技巧是必要的基礎,但在此基礎之上,有待突破的是個人美感、美學的建構。印度諺語說:「最好的畫家,最終丟掉他的筆;最好的音樂家丟掉他的七弦琴。 」雙手的操作是要化有形為無形,一切外在的表現形式,都是為了完成內在的美感,這是我認為最重要的。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