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你撥了電話給我。

你說好久沒有見面,想要找我聊一聊,於是我們來到了這家充滿混著咖啡香與薰衣草香的咖啡廳。對於以前在這麼女性化場所會趕到不自在的你來說,的確有點反常,於是我不得不在一見面時就揶揄起你今天這麼女性化的一個選擇。

「這是她最喜歡來的地方……。」在沈默了幾秒後,你緩緩地吐出這幾個字,眼睛則盯著桌上搖來晃去不安分的小燭光。

我知道那個她。

那個剛甩開你的手,撕碎你的心的那個女孩。

我很想問你這是何苦,但看著你落寞的表情,心裡竟有些不捨,於是我將話吞了下去,而且企圖想引開話題,倒是你自己說著說著又把話題繞了回來。

從沒遇過這樣的女孩,對你做出這麼多可惡又可恨的事情,但你還是拒絕不了她,只要她張大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深情地看著你,你就覺得被賦予了全世界最重要的任務,那就是讓她開心,讓她展開笑顏,彷彿只要她皺一下眉頭,都是你的錯一樣。
也就是這樣,每一次她的驕縱你都能忍受,每一回她的犯錯你都得找藉口平衡,直到你親眼看見她吻上另一個男人厚實的嘴唇後,你再也無法合理化那一幕之後,你才讓她知道你心裡的不平與憤怒,你才找她攤開這一切的謬誤。

「可是她就只是淡淡地輕皺一下眉頭,然後告訴我,其實她不想跟我繼續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是怕我會難過,所以一直放在心裡不說,現在正好趁那個機會將一切說開來,說是如果最後我倆是如此結果的話,我應該不會太過難堪,她也不至於會有太深的罪惡感。」你嘴上說著淺笑著,但我知道那是苦笑,極度苦澀的笑意,因為你流露出來的那種失落與絕望的眼神,是我以前極少看見過的。


「所以……,你今天才會選擇來這裡,回到這個充滿你們回憶的場所,好讓自己痛到最高處,然後忘掉一切嗎?」我有點坦白又有點心疼地直接提出疑問,或許這太一針見血,喝了一口黑咖啡的你,突然緊抿起嘴,然後不發一語。

「對不起,我話說的太直接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我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而且……,」喝了一口咖啡後,你又笑了,這回是帶點釋懷的味道,「妳說的也是事實。」

接著,你又說了好多關於你跟她的事情,最後說到她提議原本要一起到紐約去遊學一年的計畫,現在計畫顯然宣告失敗,只剩下一堆課程資料在你手上,但幾經思索與考慮,最後你決定還是要走這一趟。

「我想告別這一切,告別跟她的所有回憶,就當這是一個儀式吧……。」你的語氣聽起來雖然像是確定,但也帶著幾分遲疑。
看起來,這段感情你投入的遠遠超過你的預期,她不帶眷戀地離去的行為,真的傷了你很深很深,深到讓你不得不來到這家她最愛的咖啡廳,不得不一個人遠赴異鄉,因為你必須藉由這些所謂的行為形成的儀式來祭祀你已逝去的愛情,讓你獲得徹徹底底的重生。

喝完了最後一口咖啡,咖啡廳也差不多接近打烊的時間,堅持要買單的你在簽完信用卡簽單後,給了我一個滿意的微笑。很謝謝妳今天肯出來陪我聊聊,真的。你滿懷謝意地伸出雙手握了我的手。
最後你說,會再給我你的消息,你不會斷了跟我的聯繫。我點點頭,給了你一個安慰的擁抱,然後便分道揚鑣,各自消失在各自回家的路途中。

回程的路上,我隨著人潮湧上了捷運,腦海裡不斷地回想著你今天所說的每一句傷心話語,你所流露出的每一個哀傷神情。突然,我的心感到有點緊縮,鼻子有點酸楚,我決定了,就是今天,今天回家後要把所有跟你相關的物品打包銷毀,包括我們第一次看電影的票根、你寄給我的生日卡、一起坐盪鞦韆的照片、情人節幫我戴上的銀飾項鍊……,還有,最後一封你寫了要分手的mail。

不只是你,我也需要找一個儀式來結束這一切。

是時候了。

是該不愛你了,真的。


本文:

2008/01/02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