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話】兩份蛋餅

  09:23分,這個世界似乎少了點什麼,我有點昏睡。

  三個人、加車站外的老男人,陽光似乎不減熱情,微涼的風帶走一些睡意。有些畫面摻雜在部分片段裡,我以為我還存在昨天,就因為眼睛徵開今天就矇出,也許只是巧合的、順著疲累的、自有安排無所謂的,心理時鐘身體時鐘都以跳著的方式劃過好幾個數字回到原點。

  老舊的電視、復古的轉盤電話、圍繞的線,空氣中總是有漂不停的灰塵,沒有猶豫的順著意念、順著兩支考場專用筆,後面強力膠努力的跟蹤著。也許只要一個存在,就如同劇中的男人只需要一通電話、一個畫面還有散落一地的日期與時間。我正想,正努力試著聯繫彼此之間的存在,也許他從來不存在,也許他從來都不曾離開過,也許時間過了他又回來了,還是說時間從來不曾離開過。

  一個傷口、一根指頭、一個OK蹦,都不隨著水朝疲倦溜光光。時間如同轉盤電話,把零轉到底放開,喀咑喀咑的兩秒就被浪費掉,如果記憶可以撥號,從壹撥到零開心的事情會不會都想起。你以為的你,我以為的我,都隨著誤點的五十五分鐘還有查票口,一口氣順著奶茶都吞了下去。

  拔兩朵向日葵,被狗咬小腿,橫向移動的畫面,開口的笑容裡,號碼從零轉到底。有些事情在右邊正在離開,有些事情在左邊正要去右邊,思緒回到了頭腦裡、回到了眼睛裡,還有下一秒裡。我又想,想了又想,也許它沒走,可能它一直都忘了站起來走一走,然後它終於又開始要走一走了。

  於是,回到了數字、回到了原點、我們都回來了。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