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轉載自http://pro.corbis.com/)

「如果一切都只是回憶,你知道嗎?如果一切都僅僅是回憶就好了。」

就像史蒂芬‧金在《勿忘我》裡,那些經過越戰洗禮後的男人們會反覆自問的一句話。

有時,我們會記得小學畢業典禮時,第一次對於分離這件事開始有了感受;國中時的畢業典禮還跟死黨抱在一起痛哭,哭得好像這輩子永遠不見面一樣;到了專科,卻對這樣的分離只有一絲絲的不捨;直到了大學,卻忘了自己到底有沒有參加這場典禮。

有時,我們會記得談的第一場戀愛在分離時,是多麼的椎心之痛,直到再經歷幾場似有似無的感情後,卻發現對於離去的人其實是懷有感謝的心情。

有時,我們會記得朋友們為小事爭執的畫面,回頭去想會覺得自己好笑的程度,是不會輸給站在「美國偶像」舞台上的那些人們。

有時,也會記得小時候總是喜歡跟踩著腳踏車賣臭豆腐的大叔,買著媽媽規定一個月只能吃一次的又臭又香的臭豆腐。

有時,會想起小時候的那些玩伴,現在究竟在哪?

有時,會想到考高中聯考時忘了帶准考證,媽媽匆匆帶來臉上的焦慮......

我們的心,好像都有一處被遺忘的亞特蘭提斯吧,對往事的回憶,對每一個昨天的回憶,清晰就如同史蒂芬‧金在描寫11歲男孩的快樂時光,

「巴比走在兩個好友中間,早就把剛剛的沮喪拋在一邊。
今天是他的生日,而且他正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人生是如此的美好!」

如今想來,這些回憶成了最美的時刻。

即使一切都只是回憶,卻填滿了生命裡的每一寸土地。

瑪丹娜有一首歌:

Something To Remember

I was not your woman, I was not your friend,
But you gave me something to remember.
No other man said love yourself
Nobody else can.
We weren't meant to be,
At least not in this lifetime,
But you gave me something to remember.
I hear you still say, "Love yourself".


我不是你的女人,我不是你的朋友
但你讓我記住了一些事
沒有人說過好好地愛自己
也沒有人能夠
我們註定了不能相愛
至少這一生不能
但你讓我記住了一些事
在耳邊,我仍然可以聽見你說,愛自己。


曾經在失去過一段感情之後,愛上這首歌,當時只能夠不斷地提醒愛自己這件事,直到事過境遷,回頭再去看這段歌詞時,己經不太記得當時的心痛,只記得是如何努力的走過傷痛。

這一切,也變成了回憶。

有時也不禁在想,如果一切都僅僅是回憶就好了......

本文轉自:妮可兒@花樣年華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