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打鍵盤,劇本還未孵出的凌晨,想到一件事情沒有回答,我思考了許多事情。

  許多現在不再全力以赴的動力,許多過去。

  從前從前,會為了一個女孩,寫一堆自己都覺得害怕的文章,做一堆現在都覺得蠢的事情;從前從前,一捲底片沒有幾張可以看,硬要改圖覺得很屌,改一堆現在看了都搖頭的圖;從前從前,因為想要變強,想要出風頭,信心滿滿大言不慚,從前從前...

  可怕的是,從前從前不過是幾年前的事情,不過是幾隻手指頭數的出來的日子,這之間改變了連自己都不願意面對的意念,連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我誠實的面對上一秒的我,真他媽的太荒妙了,我有一種輸給過去自己的壞感覺,輸給過去不服輸的毛頭小子。不是輸在技術,不是輸在經驗,是徹底輸在勇往直前的任性。我來不及的停下來回頭看。

  全力以赴了嗎,試問。我搖搖頭,看著過去的毛頭小子用譴責的語氣責備我,這種感覺非常不爽。

  是誰說要讓自己飛翔,再問。我坦開翅膀回應答案,卻知道連揮動翅膀的念頭都疲乏,那種感覺太遭。

  然後我醒了。

  然後,好懷念的感覺慢慢洶湧,我知道該怎麼做,我不想被自己瞧不起,興匆匆的握緊拳頭說。

  那天你說我怪怪的,我想就是因為這樣吧。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