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談這件事已經很久了,為了保護下一代,為了同為敏感的、或纖細的、或為他人著想的、這些我的朋友們~~漸漸的強壯~~。

因為邱小妹、劉小妹還有張小妹,我會特別注意路上那些一歲、六歲或九歲的小朋友,想像他們脆弱的肉身怎堪得了一個拳頭或一個甩手,這些小朋友們犧牲自己的肉體來讓大人們覺醒自己的行為是如何的傷害我們的下一代。

小妹妹們驗傷單上記載著腦內出血、大腿骨折、臉部挫傷…,血淋淋的說著他們曾經受到那些無知暴力父母的傷害,一則則新聞用頭條的方式報導,好像親子關係上的罪人只有這些拳腳相向低層次、失業的失職父母。

但充斥在世界上有更多的、更龐大的失職父母,他們可能帶著較高的知識或地位、或者較清純、冷靜的外表,他們的暴力與虐待隱藏在小朋友可見的肉體之下,心靈之上,隱隱的吞噬小孩幸福的世界。

肉體的傷可以隨著時間的治療復合,心裡的傷卻不斷的延宕、變相,那些烙在心上的傷口,那些被蹂躪的心靈長大後還在複製早期經驗記憶,學會蹂躪自己或親密對象的心靈。

我們的內在都可能曾經有一個受傷的小孩,那個小孩無助的被大人們約束、管理甚至是過度的教養……
===========================================
『不要碰!』『不可以!』『走開!不要煩我!』

這些拒絕的語言竟然是父母帶給小孩最初的經驗。
===========================================
『你怎麼這麼笨啊!』
『沒用的東西!』
『不要做這種沒大腦的決定!』
『看你吃成這個樣子,以後沒人要。』
『醜就不要作怪。』
『你看看別人家的小孩那麼優秀….,生你下來就只會給我找麻煩。』

這些批評的語言竟然也可能是父母給小孩最早的經驗。
============================================
『不要帶朋友回來。』『不可以跟他們玩!』
『不要去跟別人講我們家的事!』
『女孩子要留一點給人家探聽啦!!!』

這些威脅的語言第一次聽到也可能是出自我們最親的父母。
=============================================

這些知性上的虐待讓小孩子沒有辦法信任自己的能力。

這些情緒上的虐待讓小孩子沒能好好享受快樂的情緒,往往第一個出現的總是緊張、焦慮、憂鬱、恐懼。所以我很常聽到人家說:「我總會覺得好事輪不到我頭上,隨時我都覺得我可能要倒楣了。」

大部分的父母,都在沒有學會怎麼當父母的時候,就當了父母;他們只能延用『NO』的管教方式,情緒不穩的父母很容易會對子女大吼大叫,小孩子即使想要聽清楚,也會先被轟頂的雷聲嚇得關起耳朵,更聽不懂大人在講什麼了,久了,大人面對充耳不聞的小孩,也只能用拳腳相向。

大人看不到自己的錯,小孩不了解自己的錯,這惡性的循環永遠沒完沒了。

長期被『NO』否定的這些小孩子後來變成什麼樣子?

智慧能力高、覺察能力高的小孩可以獨立的判斷、吸收父母給的東西。或者,他們長大後就可以用理性的方式來面對這些不合理的指控或對待。

剩下的那些脆弱的小朋友可就沒有這麼幸運可以逃離這些精神虐待的陰影。

他們吞下了父母從小給的評價,認為自己總是做錯誤的決定、做丟臉的事,他們搞不清楚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

這些父母讓孩子們經常處在一種懷疑的狀態,懷疑自己有沒有人愛?懷疑自己値不値得被愛?懷疑自己的能力?懷疑自己的魅力?

還有,一些較強勢的孩子則學習了父母批評別人的技巧,挑剔別人來讓自己看起來【比較性】的優秀,所以人格特質充滿了批判,總是處處看誰不順眼,看哪裡不滿意。每個人都遜爆了才能凸顯他存在的獨特。

這些過度的自卑與過度的自尊心都象徵著一顆脆弱受傷的心靈。

受傷的小孩甚至帶著他的傷痕一直到長大後的兩性關係。

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爸爸媽媽的影子,有時是個嚴厲的爸爸媽媽,有時是個慈愛的爸爸媽媽,跟男女朋友相處的時候這些角色也會交疊的出現,有時我們會疼愛自己的另一半,有時我們也會瘋狂的想要教養另一半,而我們唯一會用來教養的方式也是『NO』的技巧。

『NO』的指令一出來,兩個人的關係就會開始緊張,沒有人天生就愛被約束、被管教,尤其沒有理由的命令更讓人無法接受,那個受傷的小孩被喚起了,交雜著現在成人的狀態,我們會反抗,而且是雙倍的反抗,過去的憤怒也一併的爆發出來。

當自己沒有覺察自己正在流血的時候,我們就不斷的讓傷口擴大。

所以經常我們在親密關係中也被這種緊張的關係給威脅著,一般說來,總是希望兩人相處時快樂的程度比較多,可是往往當負向的記憶與情緒開始佔領整段感情的時候,受傷的人還是期待一絲希望:『那人的本質還是愛我的。』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不會離開。他們很快會把這些曾經受傷的經驗連結在一起,而認為這是正常的現象,我可以忍。

也就是說,他們習慣了自己被”虐待”,習慣了自己的”適應”。

這些讓我非常的不忍,我很想大聲的說:『你不需要這麼委屈,你不需要這麼犧牲。』

扮演這個角色慣了就無法轉型了,別人總認為你能忍、你能配合,你的界線不斷的被侵占。

每一個人到了二十歲,已經可以慢慢的長大,讓自己有照顧自己的能力,發展自己的意見,了解自己的需要,為自己說話,爭取自己的權利,顧好自己的底限,不要讓自己的心再受傷,我們已經不是那個無能為力無計可施的小妹妹小弟弟。

面對再多的批評與指教,我們可以理性的去取捨、去接受,培養客觀的我,客觀的檢視自己的條件,不足的給自己一段時間去追求、去成長,滿足的就承認自己的優點、欣賞自己,當我們漸漸強壯的時候,我們也可以給別人力量,幫助他們修復被弄傷的元氣。

成熟,就是一種理性跟一種養分,不要讓自己的心輕易的受傷,別人的辱罵不會消减我們的自尊,別人的批評不會扁低我們的人格,我們可以像大樹一樣,隨著風吹動彎下自己的枝幹,小鳥拉的屎,最後還不是變成大樹的養分~~~。

所以,我們還是歡迎小鳥來拉屎。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