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曾經很有耐性去勸解一些失戀的、苦戀的、畸戀的人,我相信每一件事情都能找到正確的方法,然後完美解決、我肯定陪伴失意人的重要、我相信這些勸解能使人豁然開朗。

後來我發現以前我之所以相信這些,與其說是相信眾人皆有救,不如說是我等待著自己獲救。以為我一定可以找到正確的方法解決我的困難、我以為失戀的時候拖著一個人陪我哭我就會好、我以為我去看心理醫生走出醫院大門世界就會充滿陽光。

打翻這種想法的原因,是因為我遇到一些特別的人。

一些特別沒救的人。

譬如我的朋友A男說他遇見一個女人莫名其妙的向他提分手,因為她覺得不被了
解,偏偏我正好認識一個B女她痛苦不矣,明明因為她好不容易擺脫一個不懂
她的男人,卻還被當成水性楊花。如此類層出不窮。

但是當每個人都情有可原,那誰才是兇手?

譬如某人跟我說他什麼都好,為什麼對方不愛他的時候,我轉念一想就會反問他,你什麼都好,那你為什麼不喜歡別人?

我有一句名言,專門對付所有哭哭啼啼哀嚎自己失戀的朋友:「你有多不想放棄他,他就有多不想愛你」。換言之,改變對方和改變自己一樣困難。

大家大概會覺得,跟自己親近的朋友都是受害者,所以物以類聚。但是你們覺得是加害者的人,他的朋友也當他是受害者。每個人都痛苦,都有被虐待妄想症。

於是我完全成為難過或受創時只會罵人的典型,我絕對不會問「我要怎麼辦」這
類的話。什麼要怎麼辦?反正不怕死就留下,怕眼睛哭瞎就離開,看到情敵就打,打不贏就跑。研究愛情研究人性的,可能是王爾德可能是佛洛伊德可能是莎士比亞,但我們都只想簡簡單單擁有一個幸福的家。

問「他為什麼都不肯跟我報告行蹤」時,反問自己「為什麼我不肯放他自由」?問「他為什麼玩弄我」時,問問自己「為什麼要送上門讓人家玩弄」?
問「他為什麼那麼陰險欺騙我」時,要不要把腦子拔起來洗一洗,問自己「為什
麼笨到會被騙?」

愛情像什麼?愛情可能是一條香奈兒口紅,你勒緊荷包兩個禮拜可以得到;愛情也可能是一餐牛排,你為了口腹之慾殺了一條牛,若讓你吃的愉快,那牛兒情何以堪?愛情更可能是一場惡夢,任憑你吃多少安眠藥他還是定時來報到;愛情有時候也許是一場好夢,但你別高興的太早,因為一覺醒來總是發現只是一場空。

所以,愛情真能讓人快樂?我想,或許愛情只是一種預約快樂的行為。戀愛中你有多快樂,失戀時你就得連本帶利還給它。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