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來不相信星座。光想到世界上有十二分之一的人與我相同,我就不禁要失笑,誰叫我向來是自認特別的人。

只是為什麼,我東敲西探男友的出生地點、時間,算出他的星座命盤,從太陽星座比對到掌管愛情的金星,原來我們總是意見不合也許是因為金星不對盤,吵架的時候一發不可收拾,也許是因為火星對立著。

社會動盪不安的時代,宗教興盛,愛情動盪不安的我,也不得不信仰一些玄妙的什麼,費盡心思想摸透一些天機、洞燭一些人心,因為受的傷已經太重,我再也沒有不防範就直闖天涯的灑脫。

只是又為什麼,無論哪一個星座都跟我不合?那個雙子座的,我覺得他太吵,整天腦袋裡只有天花亂墜的花招;那個水瓶座的,老喜歡懷念以前女友還自以為念舊;那個天蠍座的,我只不過一次睡過頭他下一次居然放我鴿子;那個牡羊座的,我覺得他脾氣差又愛逞強;那個獅子座的,大男人又愛裝傻;星座書上說會和我很合的處女座,為什麼要龜毛到我把東西掛在門鎖上都說我習慣不好;那個和我同星座的金牛座,除了吵架的時候兩個人都固執的不肯低頭以外,什麼同好也沒有。

於是我又要牽扯到也許是月亮星座不合,也許是金星不合,也許是水星不對,還有還有,也許我們都還不夠典型,我們是統計學的例外。

究竟是我們太傻,還是愛情魔力太大?我們居然以為能用不怎麼穩定的星座,規範更不怎麼穩定的感情。

每一次下定決心不要戀愛了,反正最後總是悲劇收場,我說他傷害我,他也說我讓他不好過,誰都沒佔到便宜,何必多此一舉。偏偏我的手耐不住寂寞,總想找個誰在逛街的時候十指交握;偏偏我的心不甘寂寞,明明一個人可以活的很好,殺蟑的手法再彆腳至少也都成功,卻要找個人來互相折磨;偏偏我的嘴巴不甘寂寞,不持續說出「我愛你」「我恨你」就會癢就會發騷;偏偏我的耳朵不想寂寞,硬要找個誰來對我說「我只愛妳一個」,然後眼淚才有順理成章流下的理由,管它是為了感動還是為了被欺騙的痛苦,那些都等我愛了再說。

也許寂寞,才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星座,所以我們可以跟大不相同的人愛到天昏地暗,也會跟同樣星座的人分手。因為寂寞,所以我們拼命尋找遺失的肋骨,因為不甘寂寞,所以我們丟掉不契合的另一半從不手軟,我們做什麼都是為了不寂寞。

不寂寞也許只是不存在的青鳥,而我們卻汲汲營營妄想著不該得到的幸福,於是上帝處罰我們永遠在沒有終點的旅途上受苦,如果有一朝終於看破這個可笑的輪迴,就會懂得什麼叫色即是空。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