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彼此的生活裡,互相閱讀,不管任何軌跡,都讓我更能面對自己的直接與真實。

我和朋友們很好,也承認自己是一個重朋友比重情人的人,我和我的朋友們生活在一起。他們融化我凝聚成生活,分不清章序,理不清楚區塊。我們會在半夜裡打電話給對方,其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有時候也許是。這是屬於我們的相處模式。

我和我的朋友分不清關係,無論是生活還是工作,只因為與他們的日常互動會成為我工作裡的文字,而我也會成為他們與其他朋友間的生活故事,這是我們之間的狀態。我書寫著關於自己真實的事,就像是文字的處境正在你面前表現不掛一絲。

我與朋友之間不會互相猜測,紛亂的思緒,總不經意流露出默契。

長期迷戀與朋友之間的關係,但有時候選擇先主動離席。我們之間有很好的默契,需要安靜時候不會互相打擾,需要彼此時刻也會適時出現。既疏離又親密,既紛擾又黏膩,既固執又妥協。我和朋友們很好,我們永遠會不經意幫助或紓解彼此正在煩惱的事,並給予適當幫助與回饋。

覺得這樣的關係很好,才發現原來自己真的把朋友看的比情人還重。我的情人也會因為我和朋友相好而妒嫉,所以有時候

情人的約定比朋友的胡言亂語還輕。

有次遇見一個命理老師,他為我占卜愛情,結果只留下了:你把情人當朋友一樣對待。這句話。

這關係其實像是一種交媾的行為。

「交媾」是性行為的專有名祠。我們和朋友的行為是交媾的,語言是交媾的,生活是交媾的,對話是交媾的,曖昧是交媾的,相處是交媾的。這使我們在不同的狀況下得到相同的高潮,我們喜歡這樣的秘密,這秘密也只有我和我的朋友知道。

我和朋友之間是非常不講理的,因為我們分不清楚,情人與朋友之間的界限。

我們會不經意的遺忘一些東西在彼此的家中,當這是一體的共生概念。我在尋找朋友的過程當中,其實也在省視自己內藏的不同人格,面對不同的場域轉化,也在同時藉由對方的輪廓與習性,學習適應於身體裡的人格狀態。學習著與朋友相處,同時也在學習與自己相處,不預期的總讓人覺得殘忍卻也甜蜜。當朋友安然的睡在我的沙發上,我便明白自己早存於心裡的一種身為人格變換所的狀態與特性,沒想到我的朋友也是一樣。


K家,就是你的家。(那是朋友對我家的形容)

我和我的朋友,都有著各自的情人。每個週末我們會輪流到各個朋友家去,這是我們最喜歡的娛樂了。我們在彼此的空間裡做飯,聊天,喝咖啡,紅酒,聽吸滴,及在沙發上看剛租回來的錄影帶。


然後,我們就這麼睡著了。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