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之間,其實是很環保的。

王信智Kiefer(2007-04-04)

我知道這樣的關係很美。
當相處是兩個單位的同時,原來可以這麼環保。

她是個很開心的女生,他是個過於敏感的男生。那天他和他在台北的家裡,回憶起關於她的故事,他開始有點感傷。而另個他卻聽得陶醉。他無法忘記他和她一起享受的美好時光。那是他離開倫敦之前的事了,也許一旁的植物花朵以及古典樂總是沒辦法描繪出他所要的光景。

「我們生活在一起。」

她是個很開心的十九歲女生,笑的很開心,留著一朵前衛的爆炸頭。其實她不是所謂美麗,身材有點圓潤,但對他來說,這些輪廓與形象其實是性感的。
他們在同一所語言學校念書,就這樣開始了演繹的故事。下課後他們喜歡一起在城市裡遊戲,喜歡一起分享關於城市的奇妙,時常一起逛街,也一起在天使城對著墓園的雕像心碎,一起並肩看著天上的雲發呆…。他們預備了好多關於一起的事件發生,有一天她說著:「我們生活在一起吧。」他說:「好阿。」


當需要成為兩人同時並行的需求時,生活的確是可以很節約的。他們在相處的同時,也成就了更實惠的生活模式。他們會一起共用東西:音樂是共用的,閱讀是共用的,床是共用的,生活是共用的,衣服是共用的,香水是共用的,默契是共用的,旅行是共用的…。他們會一起去market買很多昂貴食材準備晚餐,為著生活的共用性而開起了饗宴。

烤蕃薯,主餐是義大利麵,利用水煮蛋,蘿蔓,馬鈴薯,油漬鯷魚,橄欖油…做了一份尼斯沙拉。當一切烹飪劇碼落幕,他們為著彼此感謝,喝了香檳,隨後添上紅酒,在啜飲的每一次行為裡,增添了彼此的情趣。但其實花下來才是一個人的費用,很環保。他想起了和她在知名餐廳裡吵架的場景,他為著他們取了個很有趣的名字叫「小張與阿悶」。他說她生氣時總是會“張”著一張臉,而她說他在她生氣的時候總會悶著一張臉不講話。她說:「你幹麻那麼悶阿!」他說:「因為你很張。」

為彼此的需求,而購置了對方的物質慾望。

她知道他迷戀著Anselm
Kiefer的一切,也都會為他留意關於Anselm
Kiefer的事物,就像是她自己的事一樣,也許是共用的生活模式裡,早已分不清,輪廓也模了糊。在愛丁堡裡他們發了瘋似的購買餐具,仿英國高級宴會的全套組合,內斂優雅的銀色器物,刀子,不同尺寸的叉子,擁有著皇家品味的各式餐具。他想起了那時買回來的甜點盤塔,也沒有原因和實際運用機會而成為了放置瑣碎物件的暫時居所。他們成為了搜集者。過程正像是進行著成就幸福的某種儀式,這些進階的搜集行為,就像是尋找寶藏一樣,而不停的運作。彷彿當這些生活道具完成了成套組合及使命同時,他們也會開始進入更美好的境界。所有物件和美夢開始在關係中建築,幻想著宴請朋友們到家裡來的歡樂場面,非關於現實的美麗畫面開始不斷膨漲擴大,於生活行動中慶祝幸福的園滿完整。

「他們,沒有繼續下去。」

「…」

沒有請過半次客人,在購置的慾望消費過程中,他們便已開始決裂了。當蒐集飲食道具任務完成的同時,卻已經離開彼此。他們為著這樣的意識,開始疲憊,倦怠。樂音在此停歇,他腦中的畫面,那個他和她的回憶卻無法在此刻的紛擾中持續安靜。另個他卻沒辦法為著他的過度傷感留意。

留下來的銀色器物兀自在那發著冷光,卻重未使用過。他們沒有宴請過朋友到家裡來,只因為在這場未

完成的儀式裡,完成了一個叫做決裂的基因在良好關係中發生。就算他們還記得彼此哼著藍色情挑的曲子,就算他們都以為著應該發生什麼…。她說:「你喜歡的都拿走吧,你不在了,這些東西也沒意義了。」

也許,我的過度自戀造成地球污染,也妨礙了兩人關係,該怎麼在相處的思考空間裡,存在著基本、清純、再生、生命、休息、簡單、溫和的自信與滿足。兩個人不傷害對方,讓事件發生得很好,在不傷害彼此與增加負擔的前題下,讓一對一的相處關係與生活模式,簡約與自然,形成一種環保的情感關係。


註:張:為台灣地方方言與本文章的暫時用詞,意為鬧彆扭之意。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