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約了要逛街,但是A女突然急摳說是臨時有事晚點到。

「我要幫忙載阿姨回去,母命難違…」A女在電話中無奈的說。

「可是B女說要妳幫忙選一雙參加長官聚會的鞋子,阿姨有急著要回去嗎?不如一起來逛逛街?」我好意的幫忙在一旁比手畫腳的B女說。

「是…是沒事啦…可是…」A女支支吾吾的回答,然後捂著電話彷彿是在詢問阿姨,沒多久她回到對話中簡單回答:「她很樂意…不過,妳們可別怪我。」

我對著她拋下來的這句尾滿臉疑惑,B女則看著我。

「她會帶著阿姨來,不過為什麼這樣小心?」

「啥?」B女按著額頭,看來昨晚的酒精還沒散掉。

「昨晚喝多了喔?」我反問。

B女一面揉著額頭一面比了三個手指頭。

「三?三點還是三瓶?」

「掛了三個,包刮我,該屎的伏特加…要不是今天晚上要去長官家吃飯我可能現在還賴在床上不醒人事。」

「齁齁齁…還好妳還年輕有體力這樣玩,不過可別玩過頭了,到時候還得煮烏骨雞湯來補…」

「妳講話越來越像歐巴桑了。」

「歐巴桑沒啥不好呀…」

我們這樣站在街頭隨便聊著,沒多久一台改裝小跑車停下,雙人座位下來兩個女人,其中一個還不停的碎唸著:「這車這麼難坐,屁股都要滑在地上了…」

A女把墨鏡摘下來跟我們打招呼順便介紹:「這是我和春阿姨。」

「阿姨好…」

話還沒說完突然聽見和春阿姨驚呼:「阿呦!妳是都沒吃飯喔?瘦成這樣?我們阿妹都嫌瘦了,妳竟然比她還沒肉?!」阿姨還拉拉B女的手臂發出嘖嘖的聲音:「真不知道你們現在的女孩子在想什麼?這樣怎麼嫁的出去?」

「蛤?」B女睜著宿醉的疲憊眼睛瞪著和春阿姨。

「阿姨走啦,我們去逛逛市區最熱鬧的精品街囉!」我趕快拉著阿姨往前走。

阿姨一面走一面瞄著我:「妳就還不錯,肉厚屁股大的…嫁了沒?我社區裡有個做工程師的人品還不錯…」

「我生過孩子啦,當然比較瘦不下來…阿姨你吃過飯沒?要不要吃什麼?」

後面兩個女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拖著腿跟上來。

接下來一路上和春阿姨的嘴更是幾乎沒停過,非常犀利的批評著所有能看見的商品,為了讓臉色越來越難看的B女趕快買到鞋子,我只好繼續陪著阿姨進行毒舌大掃街。

「這上衣這麼短,裡頭又套件長長的?什麼樣子?脖子上這一大串是什麼?佛珠嗎?為什麼穿短裙還要穿件七分褲在裡面?阿…這就是我們以前穿的矮子樂嘛!」

B女已經開始想要找藥妝店買耳塞和頭痛藥了,A女則戴著墨鏡臉上毫無表情的偷偷告訴我:「別說我沒警告妳…」

「唉!這年輕人怎麼這樣沒禮貌?!」和春阿姨對著一個穿著學生制服將手上塑膠飲料杯子隨手丟到路旁的年輕人拉開喉嚨大聲說話:「妳們老師怎麼教的?把垃圾撿起來!」

學生翻白眼看著她動都不動,和春阿姨一個勁的朝著學生走過去,我只好趕快跑去拉住她。

「妳!導師是誰?三年級?學號XXXXXX,去撿起來,不然我打電話去學校!」

學生原先叛逆的模樣被和春阿姨的氣勢壓下來了,只好臭著臉乖乖的將杯子撿起來。

「小孩子這樣不受教!那是什麼表情?」

「啊!阿姨!她們走進餐廳了,我們快跟去吧?!」我尷尬的低著頭猛拖和春阿姨,好不容易走進歐式風格的小餐廳坐下,阿姨似乎還怒意未消的碎碎唸著。

「鞋買到了沒?我的戰鬥值開始下降了…」我轉頭小聲問著B女。

「在隔壁那間買到了,一千八。」B女懶懶的把裝著鞋盒的袋子在我眼前晃了晃。

「一千八?這樣貴?有沒有殺價?給我看看!」和春阿姨突然將注意力轉到B女身上,B女趕快用力將袋子藏到桌子底下死都不願意給和春阿姨看。

「阿姨,人家是精品店,已經特價賣了不能殺價的。」A女攪了攪剛送來的冰淇淋紅茶慢條斯里的說。

「開玩笑,妳以為賺錢容易就這樣亂花呀?給我。」和春阿姨簡單的命令,B女只好陰著臉將袋子交出去,然後三個人目送著阿姨搖晃著身上的小碎花洋裝走出餐廳直搗隔壁精品店。

「以後我不敢去那間精品店了,A女,我恨妳。」B女無力的將下巴靠在桌面說。

「是不是很怕自己以後也會變成這樣的歐巴桑?」我問。

「我死都不要,特別是穿碎花洋裝和氣墊涼鞋。」

「放心,妳以後穿了我也不會笑妳。」

「很有正氣也沒什麼不好呀…」我小聲的說。

「妳正在跨越歐巴桑和熟女之間的界線,不能了解我們的恐懼。」

現場氣氛一片沉重,三個人只好默默的吃著點心不發一語。

餐廳的門被推開了,和春阿姨得意的拎著紙袋進來,後面還跟了一位穿著簡單卻異常順眼的男人,B女一見那男人突然捂著臉驚叫起來:「天哪!我完蛋了!」

「幹嘛?」

B女幾乎整個人都快要滑到桌子底下躲著:「我忘了今天約了男人一起去參加飯局!」

「他來了呀?」A女伸長脖子看著男人。

「誰?」和春阿姨跟著問。

B女從桌子底下慌張的發出聲音:「可是我還約了劈腿的另一個呀!」

「喔…酒後鬧事囉…」我終於知道B女慌張的原因了。

「安怎?」

「她一定是喝醉忘事,約了兩個男人在同個地方見面去吃同一場飯局。」

「怎麼辦?怎麼辦?」B女可憐兮兮的躲在桌下拉著我的褲子,聲音像是快哭出來了一樣。

「妳比較愛哪一個?」和春阿姨插嘴問。

「問這幹嘛?!」B女從桌子底下昇半個頭出來偷看著還在張望找人的帥氣男人:「當然是現在這個囉!劈腿的那個是酒後失態在使用的!但是萬一他們現在撞見了我會解釋不來的!」

「那等一下就去廁所打電話給喝酒劈腿那個,說妳車子在市區外面被吊走了叫他去載妳,然後跟這個說妳要先送我回家請他在這裡和妳的朋友等一下,我們離開後跟喝酒劈腿的聯絡,說妳車被吊心情不好先坐計程車回家了晚些再去找他,然後送我回家後妳就可以趕回餐廳和這個男人一起去吃長官飯局,接下來的就看妳自己了。」和春阿姨兩手抱胸冷靜的一口氣說完以上那段話:「還有妳的鞋子又多打了八折,附贈保養鞋油一小瓶,退的錢在袋子裡,鞋油我拿了當作謝禮。」

B女不知不覺的站了起來,大家全目瞪口呆的看著和春阿姨。

A女忍不住拍手起來連聲說:「阿姨好厲害!」

「開玩笑,我都年輕過,妳們也會老,別瞧不起歐巴桑。」和春阿姨笑著說。

男人看見B女了,B女只好僵硬著表情對著滿臉笑容的男人指了指女廁:「你先坐,我去一下化妝室喔…」

「乖孩子,我不吵妳們年輕人了,等一下先送我回家,我年紀大了走不了那麼遠。」

「好,阿姨,我馬上就來!」B女慌張的一面朝廁所過去一面回答。

男人疑惑的看著大家,和春阿姨咯咯笑了兩聲,表情趣緻的說:「都叫她平常別亂吃減肥藥了嘛!胃腸搞的那麼差…」

A女和我全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開始幫忙招呼B女的男人。

歐巴桑可是很有力量的呢!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