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來自外地,A女從很久以前就都和朋友一起分租房子,一方面節省租金一方面互相照顧,這天卻突然打電話來抱怨自己的室友,我一面夾著電話一面翻找儲藏櫃裡的瓶瓶罐罐。

「她真的是太多小毛病了!氣死我!要不是我們已經認識那麼多年我真的很想當場翻臉!」

A女的口氣聽起來很懊惱,瓦斯爐上的水開了,我忙著想要找到還剩下兩三包的紅茶所以只能隨便應和她:「妳們不是已經住在一起很久了,怎麼現在才發覺個性合不來?」

「也不是個性合不來啦!我從進公司後就和她住在一起,我有潔癖她隨性、我愛亂買東西她會幫我克制、晚上回家還會有個伴一起吃飯、男人出狀況了她也會陪著我度過低潮,其實我是很依賴她的…但是我最近實在受不了她老是愛在屋裡走來走去,看個電視也笑到尖叫…」

「兩個女人感情太好也會有問題?」

A女沒聽見我的疑問繼續自顧自的說:「我很高興當自己感情受傷或是覺得寂寞無助時有她的照顧和扶持,所以我們什麼話都敢對彼此坦白的,連我男朋友有啥怪癖她都一清二楚…我從國中後就很少跟女孩子有這麼深厚又毫無防備的情誼了。」

「這是好事呀…我一直以為女人之間不會有革命情感的…」我將好不容易翻到的茶包放進茶杯並加進熱水,茶葉在熱水當中膨脹釋放,室內瞬間充滿清香。

「我只是受不了她老是不把蓋子栓緊!無論是洗髮精、醬油、牙膏、護髮乳、鮮奶瓶、洗衣精、洗面乳…只要是有蓋子的她就是懶得把它多栓幾下,妳知道那些東西沒蓋好很容易翻倒弄的到處都是、不然就是乾掉倒不出來…我是不介意她使用我的清潔用品啦!但是我已經好幾次因為蓋子沒蓋緊將洗髮乳掉的一地都是,煩死了!」

「這些都是小事,多提醒她幾次應該就會改善了吧?」我端著杯子在沙發上坐下,準備好好和A女研究一下她消化不良的情緒,不過A女卻突然停下來不說話了。

「妳怎麼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上個月分手的男朋友,我們分的很詭異…」

「妳不是說對方知道妳劈腿才會提出分手的嗎?」我啜了一口熱茶淡淡的說。

「表面上是這樣說沒錯啦…」A女似乎突然變的很有偵探天份了:「可是…那個反應不良的單純男人怎麼會知道我劈腿?我很懷疑,因為我一向處理的天衣無縫…」

我笑了:「天衣無縫也有個縫字呀…」

A女來回仔細想想,然後用力拍了一下手:「對了!我自從交了這個男朋友後就毫不掩飾的將各種細節都告訴我的室友,我們三人還出去吃過好幾次飯大家都很熟絡,一開始還好,不過自從我搞劈腿後沒多久,男朋友就變的怪怪的,常常出其不意的查勤,我還以為自己的瞞天過海技巧退步了…」

「是妳男朋友比較敏感吧?妳劈腿就不對在先,可能是心虛的態度讓對方察覺了?」

「是有個情報人員在我身邊!」A女大聲的說:「我有天穿戴整齊出門,嘴裡還毫不介意的當著室友的面嚷著"我要去約會嚕!兩個男人真是讓我很忙哪…"之類的話,結果妳猜怎麼來著?我才出門不到半小時就接到男朋友的電話了,他從來不在那種時間打電話給我的,還支支吾吾的說什麼他聽見一個音樂不知道曲名要我幫忙想之類的白痴理由…」

「妳是想說妳對室友毫無保留,但是她卻當報馬仔把妳的秘密宣傳出去?」我往沙發上躺了躺。

「對!一定是她多事,忌妒我過的比她還幸福,所以故意傳話給我男朋友,破壞我的感情生活,好讓我陪著她每天面對過去情感哀哀怨怨!」

「妳還真是個陰謀論專家。」我已經開始覺得這種話題很無趣了,隨手抓了本超市型錄翻看著。

「真是太過分了!難怪我最近一直覺得自己不應該讓室友知道太多事,原來是我潛意識裡早就懷疑是她搞的鬼!」

「如果妳早知道她連瓶蓋都栓不緊,就該知道她也有其它地方習慣不栓緊的吧?」

A女彷彿出現被雷打到的表情。

「本來人跟人之間就算再親密也都要保留彼此隱私的,我們台灣女人有個壞習慣,聚在一起時為了表達自己的忠誠度常常喜歡談自己的私事,如果忍住不說還會被朋友說成不夠信任情誼,其實保留個底限還是必須要的,妳自己高調劈腿又毫不忌諱的跟室友討論,怪不了有些人正義感作祟會轉述出去,其實,說不說對妳室友來說應該也掙扎了好一陣子吧?」

A女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我還要跟她住在一起耶!這樣每天神經兮兮的叫我怎麼過下去!」

我將超市型錄放到腿上淡淡的說:「女人之間的感情是很微妙複雜的,在妳怪別人之前應該先學會栓緊自己的蓋子。」

「哇哇哇…」A女在電話另一端發洩似的胡亂叫起來。

「乖…親愛的,去幫自己弄杯熱茶,但記得要關蓋子喔!」

「嗚哇哇哇…」

A女還是哇個不停,我笑笑的掛上電話並繼續品嚐熱茶和無事的下午。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