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中/猝然與凋痿
2007/02/02 10:44

 文/小中

時近年關,環境異於常態遲遲不見應該有的冬季寒冷,就在新聞氣象宣佈寒流終於降臨小島的同時也宣佈了美女明星的猝逝消息,整個小島不禁唏噓起來,大家交頭接耳,清冷空氣中似乎也漫佈著哀悼的氣息。

「這樣就車禍死了,真可惜,她很年輕,真的太年輕了…」B女嘆了口氣並關上電視,希望能從重複不斷播出的哀戚當中休息一下。

我拿了一顆太妃糖塞進嘴裡:「至少她是停留在最完美的狀態。」

「說那什麼話?」B女搶了我手上的第二顆糖:「妳沒有同情心的嗎?這女孩正處在事業如日中天、才華發揮到極致、年齡剛剛到達成熟又不油膩的完美狀態,突然間就這樣生命停擺了,誰不會覺得可惜呀?」

「比起她硬是活到了八十歲蒼蒼老矣來說應該接受度比較高吧?說不定被人們遺忘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B女晃一晃腦袋瓜子說:「妳的意思是說,她的猝死在人們的記憶當中不會消失?」

「我是說,至少以後大家想起她時都是一個28歲的氣質美女,而不會出現皺巴巴的老太婆的模樣,事實已經造成,記憶停留在最美的地方,大家應該少些哀悼讓她好好的離去。」

「厚~那妳不就是鼓勵大家都要在最完美的年紀趕快結束生命?只為了怕老態出現被嫌棄?」

我巴了一下B女的腦袋瓜:「別亂講,這樣我會被抓去關的,我的意思是說,猝然畢竟難以承受,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應該從這些事件當中好好思考人的脆弱,常常想起會突然降臨的死亡就會更珍惜現在,我們都活的太自然了,從來不在意死亡這件事,所以一但突然面對死亡就會顯得手足無措。」

「昨天還在的人今天突然不見了,論誰都不會好過的…」B女撐著下巴撥弄著糖果盅裡頭的各色甜膩。

「我有個朋友曾經告訴我,年過三十後她突然變的不怕死亡了,但是卻變的害怕凋痿。」

「什麼意思?」

我將桌上的糖果紙撿起來,然後折成一個小酒杯的模樣:「她害怕那種慢慢老去的日子卻又無力阻止…例如說,有一天妳醒來照鏡子,發覺再昂貴的保養品也拉不緊脖子上的鬆弛,有一天妳穿高跟鞋會扭傷腳而且恢復的很慢,後來妳就開始習慣穿質感好又舒適的平底鞋,有一天妳開始必須因為年輕時的挫傷去找中醫師做復建,有一天妳發覺自己必須將書拿的遠遠的才看的清楚,有一天妳開始睡眠時間不會超過八小時甚至越來越短,有一天妳突然算不清楚零錢包當中的銅板,有一天妳發覺再也沒什麼事情可以感動妳,而日子卻長的像是永遠都過不完…」

我將糖果紙做的小酒杯遞給B女繼續說:「比起痛楚卻短暫,漫長而清晰的凋痿似乎更讓女人們難過哪…」

B女覺得小紙杯很可愛,所以又順手拆了另一顆太妃糖然後將糖果紙拿給我。

「這樣說也對,所以現在那些防止老化的商品一個比一個還要暢銷,我還有個阿姨都快七十歲了還在打美容針和吃女性荷爾蒙…結果大家雖然表面上不說話,可是私底下都在嘲笑她是老妖怪…現在我覺得她應該也承受著我們難以想像的恐慌吧?」

「現在的醫療科技發達,比起突然猝逝我們可能比較有機會面對逐漸老化這件事吧,該怎麼學習接受和釋懷是每個人生階段都需要學習的,太執著於表面上的美麗是女人性格空泛的主要原因,越美麗、越失意…」

做了幾個漂亮糖果紙酒杯後我們將它排放在電視機上頭。

「獻給那早逝的美麗,至少在某個層面上她是幸運的,因為她會永遠年輕,不用像我們一樣眼睜睜看著自己枯萎老去卻無能為力。」

B女點點頭,然後看著窗台盆栽上因為一陣微風而開始轉動的風車,我們都安靜了下來。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