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妄想症
2006.12.14

『醫生,已經好幾個月了,我妹妹一直覺得有人在跟蹤她。她說背後老是有個人影,但一回頭就消失不見。』
個案的姊姊憂心忡忡地說著。

『她之前曾經跟老闆起過一點爭執,其實是小事情,只是工作分配的問題而已,但在那之後,她發現只要一出門,老闆的家人都會輪流跟蹤她,還在街上到處散播謠言,她說,不僅同事經常聚在一起批評她,現在連樓下便利商店的員工都喜歡談論關於她的八卦!』

個案是一個清秀的女孩,才畢業沒多久,似乎是第一次工作就受到挫折。周旋於刁難的老闆和精明的同事之間,她手頭的工作不但最多,還盡是些耗時棘手的案件,吃力不討好,收益又少,根本是一堆爛差事。

明知大家欺負菜鳥,她卻不知該如何反抗。

『如果繼續默默承受,每天上班都很痛苦;如果對老闆抱怨不公平,他只會說我想偷懶,而且同事也不會承認他們都比我閒!』

被老鳥成群欺壓也就算了,忍一忍總有一天自己也會變資深吧?但她觀察其他新進的同事,發現別人似乎都比她懂得操作人際關係,八面玲瓏地,能夠巧妙地閃躲責任或得到協助,好像只有她工作最辛苦。

有一天,從早上七點開始,她連續參加了三個企畫案的進度會議,每個案子最瑣碎、最困難的環節都被其他人推託的一乾二淨,最後一致同意留給她處理,她拼命地說明這不是她可以獨力完成的,大家卻充耳不聞。

散會後,抱著一疊疊的文件,過度的壓力終於使她爆發了!

她衝進老闆的辦公室,憤怒地指出他分配工作的不合理,老闆面不改色地說:『妳的意思是,妳沒有能力處理交辦的事項嗎?看來當初錄用時太高估妳了。真令我失望。』

訴求不被接納,還被譏諷能力不足,她試圖為自己辯護,向老闆解釋每個案件需要的時間和步驟,這些案件如果同時落在她身上,根本不可能即時完成。『這不是我的問題,你叫其他任何一個人來做,都沒辦法完成!』她激動地說。

老闆仍舊面無表情,他說:『這裡我是老闆。妳想繼續上這個班就好好做,不管妳用什麼方法,我只要看到結果。如果妳不想做或不能做,歡迎遞辭呈上來。我不是花錢聘人來找我麻煩的。』

第一次面對有理說不通的情境,面對權力,面對真實的社會,她覺得好委屈,好累,好想回家躲藏起來,再也不要面對這些。

『這個社會實在太野蠻了,我沒辦法適應。』
她真的寫了辭呈,但沒有勇氣遞出去。
『我是從桃園來的。當初決定到台北工作,朋友都很羨慕,好幾個學妹說,看看我如果做得不錯,她們也想來試試。我怎麼可以失敗回去?我不能這麼丟臉,我家親戚之間又愛比較,爸媽會失面子的。』

她強迫自己撐下去,日復一日地加班,不過還是日復一日地承受責罵與挫折,根本是不可能做好的任務。

不久她就開始感覺被跟蹤和被談論,無所不在的威脅感使她情緒嚴重失控。因為「感覺」對方嘲笑她「是個白癡」,她在街角對著無辜的陌生人叫囂。因為「感覺」對方的眼神含帶輕蔑,她用購買的鋁罐飲料丟擲便利商店的店員。她把自己關在所租的房間裡,整夜無望地哭泣。

家人知道後,帶她看過幾次精神科,她告訴我:『醫生都說我有妄想和幻聽。其實我也希望這些可怕的事都不是真實的!我希望這只是一場夢,或說妄想也沒關係。問題是,我無法確定!聽到別人罵我時,感覺那麼真實,我拼命跟自己說,不,那是幻聽,是妄想,不是真的,可是我實在無法區分。我該怎麼辦?』

從開始感覺周遭不斷發生奇怪的事,壓力已經夠大了。再加上被專業的醫生說是精神異常,世界上還有什麼比這更可怕?不能確定自己的感覺是不是真的,不能確定自己的思考是不是真的。於是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不是真的。

這種動搖根本的虛無,自我存在的質疑,令人恐慌得無法呼吸。簡直是一個人在世界上最糟的情況。

我想起電影「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楚門總感覺自己一直受到監視,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原來自從出生,他就被安排為一部生活記錄片的主角,他居住的小鎮其實是一個龐大的攝影棚,他的親朋好友和每天碰到的人全都是職業演員。他的一舉一動,分分秒秒都曝露在隱藏的攝影鏡頭面前。當他嘗試離開這個住了三十年的小鎮,卻遭受到各種不合理的阻止,他才漸漸發現這個騙局,但「一切都是虛假」的可怕事實使他瀕臨崩潰。

我試著從意義層面解讀這個女孩的處境。她很想逃離公司,但是又害怕失敗的評價。或許因為她脆弱的精神體質,也或許因為內心強烈的矛盾,誘發腦中產生妄想,把她最恐懼的事情一一幻演為真。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樣嚴重的病情才能迫使她不得不離開公司,如果不是精神崩潰,她一定會堅持一直做下去,壓力也就一直存在。但現在無論是以何種形式,辭職也好,病退也好,她的總算能離開壓力的環境了。

雖然她必須面對下一個困境—無法確信自己的感知能力,但源頭的壓力已經解除,如果能漸漸克服恐懼與抗拒,許多藥物都能讓她的感知系統恢復正常,她有很大的機會康復。

不過,我還是為她難過。如果當初有人協助她突破面子、評價、榮譽種種束縛,早早拋開不合理的壓力,絕不會發病至此。

這個世界能使人瘋狂的事太多了,能拋開的、能拒絕的,還是盡量拋開、盡量拒絕吧。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