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中

到了接近中秋節前幾天夏天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收起尾巴,晚上的悶熱不見了,冷氣運轉的聲音變少了,百貨公司的服裝DM早早換成秋裝上市,本來脾氣一直跟著熱氣高漲的日子突然沉靜下來,A女拎著半盒蛋黃酥來找我,說如果整盒吃掉的話她又得上健身房跑那愚蠢的跑步機直到腿軟。

  就著一壺溫普洱茶我拆了今年第一顆蛋黃酥慢慢吃著,A女翻了翻我的書架然後有點沮喪的說:「又中秋了,我每年唯一的娛樂就是為了那對一年才准見一次面的牛郎織女幸災樂禍。」

「那是七夕吧?而且外頭沒結婚的人一堆,妳再晃著十年不嫁也不會有人囉嗦的吧?」

「嫁不嫁不是問題,只是人肉市場上頭原先可觀的上等貨越來越少了,再等下去我大概會跟相差十歲以上的男人約會…」A女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妳知道向下差十歲的還好,但跟向上差十歲的我可能得快去學急救課程和考張老人看護執照。」

滿足地塞了半顆蛋黃酥在嘴裡,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前兩天我媽媽突然說菜市場的魚販的姨婆提到…」我吞了一口普洱茶才繼續說:「在中秋夜偷偷的去拔根蔥就會嫁如意郎君,偷拔蔥,嫁好尪。」

A女白了我一眼:「那是元宵節吧?」

「隨便啦,反正有節就給他拔一拔,況且中秋節有月圓和落葉…硬說起來要比元宵浪漫的多,當然是中秋夜去拔會有效一點。」

「聽妳在瞎掰,現在去哪找路邊的蔥?」

我轉了轉眼珠子:「對喔,要偷摘也得有人種才行。」

「去!」A女滿臉不屑的轉頭過去繼續翻書架。

  中秋夜大家約在大樓的中庭烤肉,小朋友在一旁玩煙火,大人則忙進忙出的擺弄著炭火和食物,我一身輕便的蹲在烤爐旁一面眨眼睛躲開煙燻一面翻動上頭的香腸和肉片,到處都開始出現燒烤食物的香味和焦味,小孩子因為仙女棒的星火又怕又開心的笑著,我正在悶著想睡前又得重新洗一次沾滿煙焦味的頭髮,A女突然提著一籃柚子勁裝出現了。

「妳跟我來。」她簡單的跟其他人打過招呼後跟我小聲的說。

「幹嘛?」我拍拍手站起來。

「來就是了!」

  於是我跟著A女穿過大樓後門拐了幾個彎走進防火巷然後走到一條燈光昏暗的舊公寓巷子,公寓住戶的一樓都是流行闢個小花圃綠化環境,今天正好天上無雲月光明朗,有好幾戶人家都在自己的小花圃附近烤肉賞月,但也有幾戶不流行這套只關起門在家裡看電視節目或是出門旅遊去的。

  我們這樣像個小偷似的走了好一會兒,看A女表情慎重神秘兮兮的樣子,我突然玩心大起,故意在後頭小聲的叫著:「小姐妳貴姓呀?妳要帶我去哪裡呀?」

「別吵!」A女揮揮手。

  前面走來兩個妙齡女子,我只好閉起嘴,不過卻瞧見她們手上拿著根細長青綠的植物。

「是蔥呀…」我興奮的說:「真的有人去偷拔蔥咧!呵呵呵…」

「我剛剛經過這社區就發現了,那一間…」A女也跟著興奮起來:「他們家的花圃種了一小圈蔥,沒開燈看不太清楚,不過細細長長的錯不了!」

  我們立即抿著嘴捻手捻腳的靠近那目標花圃,果然在黑暗當中看見一根根線條修長綠意盎然的植物,為了不引起旁邊烤肉的人注意我還刻意耍了一手。

「啊!妳的鑰匙掉進去了!」我推推A女:「快找找?」

A女反應快速的彎下腰順手拔了兩根起來,但是她有點懷疑的抬頭看了我問:「怎麼比較粗?」

「宜蘭蔥?」

「妳們別再來拔了!」隔壁烤肉的阿伯終於忍不住站起來揮著烤肉刷對著我們叫道:「那個是韭菜啦!剛剛那兩個就拔錯了妳們還來?過兩天他們外出旅遊回來那些韭菜我看都會被拔光了!」

「蛤?」

A女看著手上的綠莖:「韭菜?」

「現在的女孩子真是不知道怎麼搞的,連蔥跟韭菜都分不清楚還想嫁好尪?」阿伯繼續碎碎念:「隔壁的回來要叫他們寫個名牌讓那些韭菜掛上,免的召魚池之殃。」

「對不起!對不起!!」

  這下糗大了,我們兩個趕快拼命彎腰道歉,A女還小心的把手上的韭菜挖個洞種回去,然後就狼狽的互相拉扯著跑回家。

  回到原處,家人已經剝開了幾顆柚子在吃順便消化烤肉的濃膩,我們一面接過柚子一面沮喪的低頭默默跟著吃,表情活像兩個頑皮犯了錯被抓到的小孩。

  聽說那家人後來真的在花圃中放了個寫著"我是韭菜不是蔥,饒了我吧!"的標語。

  而這件糗事應該也還要被笑好些年才會停止流傳。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