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高中同學一個接一個結婚,
每次參加婚宴時,同學們都半認真的說要請我教她們做飯。

大家說,真期待男友生日或結婚紀念日那天,可以撒嬌的說:

「親愛的,今晚就讓我來為你做飯吧!」

然後學阿妹妹N年前的MV穿上小碎花圍裙,用粉紅緞帶喳緊馬尾,做好的蛋包飯還用番茄醬畫上一圈大愛心,旁邊放幾座精油蠟燭製造氣氛兼打蘋果光... 多麼溫馨的畫面,多麼賢慧的老婆!老公感動到眼淚都要落下來了,吃不完的炒飯明天還可以順便帶便當!

愛情真偉大,我每次特地煮東西給男友吃的時候連我自己都很想為我這種賢妻良母形象落淚。


人家說要抓住老公的心,得先抓住老公的胃。

我可以教大家煮煮浪漫的義大利麵,夏天快到了不然再加一道鮪魚沙拉,但一向走玉女路線的姊妹淘們,畢竟台灣的婆婆們是不希望兒子天天吃義大利麵什麼鬼鮪魚沙拉的啊。


老人家們最喜歡看到紅燒蹄膀無錫排骨西湖醋魚奶油白菜這種做起來要人命的東西了!


就拿今晚為例吧,我媽叫我做梅干燒肉。

好,先找出肥住住皮上一塊青一塊紅的伍花肉。

我長的不算醜,但是再美的人如林志玲、再有氣質的人如侯主播,只要從冰箱拿出幾條三公斤邊走還會邊甩油的肥豬肉就一定大破功,才剛擦上金檳色指甲油的修長指甲在粘膩的肥油上捻著小豬毛,好想吐,好不搭,前陣子紅極一時的侯豬戀之所以會人神共憤並不是沒道理的。

再來是梅干(同學們知道梅干沒切碎前長怎樣嗎?請想像阿嬤穿很久都沒洗的深咖啡絲襪)。我一邊洗著長長一條條的鹹梅干一邊想像村姑在河邊洗衣的畫面,洗著洗著我差點都要唱出農村曲了。(一條一條的梅干很多沙要洗多久阿!)


好不容易弄完大鍋的肥豬肉滿身大汗,一旁的水快燒開了,我得趕緊來剁大骨。

大骨是用來敖湯的,家庭必備筍子大骨湯營養豐富老少咸宜保護眼睛鞏固牙齒喝了這個阿公每天都高鈣。

為了怕浪費瓦斯避免火關了再開我迅速拿出家裡最大支的菜刀二話不說俐落地開始剁豬骨。

剁豬骨必須快狠準,最好邊剁邊聯想跳你票或是拋棄你的人,如果太快樂了怨氣不夠力道不足不但豬骨上的碎肉會滿天飛,你的豬骨也可能永遠剁不斷。
(沒剁過的同學請想像一下市場豬肉販賣力一砍的畫面,這種功夫如果不具備包租婆的狠勁是絕計學不來的。)

接下來,菜要炒的香,大蒜絕對不能少。
奇怪了,雖然政府沒有特別規定,但總覺得拍的蒜比切的蒜有型的多。

不過是幾顆小蒜頭嘛,但也卻要先練過沙掌功才拍的爛,有些蒜頭太扁沒有著力點很難拍只好用刀柄死命地搗,東搗西搗忽然想起剛剛剁大骨的菜刀變不利了,不然拿出煮婦之友磨刀石來磨,磨刀霍霍把菜刀變得金光閃閃後此時必須再度拿出包租婆的狠勁聯想另一個加害於我的人繼續剁雞翅..

我深深相信如果把家庭煮婦逼極了她們一時失心瘋要殺夫的話是絕對能夠殺的很好不會讓老公們痛苦太久的。因為平常都有好好地練習那股真夠絕的狠勁喔!

另外,只要炒過菜的人都知道,要炒的專業,要炒的從容不迫,在下鍋時面對逼逼啵啵的濺油時絕對要處變不驚,那也就是說,不管是油噴到了手上、噴到了新買的衣領上,甚至是噴到臉上頭上,都要如三太子上身般百毒不侵鎮定如往常,如果是尖叫跳開或是匆忙跑去洗臉那麼姑且不論青菜會變黃肉絲會燒焦光是以場面來講就太狼狽了畢竟有哪個婆婆喜歡聽到媳婦炒菜時驚慌尖叫的?

所以啦,黃臉婆之所以臉會黃絕對不是因為不打扮(打扮跟臉變黃一點關係都沒有),真正的原因是臉頰一天照三餐被油濺、毛孔長期下來被煙敷,不管什麼SK兔、海洋啦啦、紅酒面膜、膠原蛋白等等它們通通都抵擋不了歷史悠久的大豆沙拉油。

搞了大半天頭髮也散了、臉上也油了、上衣也臭了、菜才終於做好了,一向以氣質路線行走江湖的我(這句是我的口頭禪)不就是以玉女之姿成功轉型黃臉婆活生生血淋淋的好例子嘛!



俗話說的好,『一日切豬肉,終生洗豬腸』。

做菜這種事一旦上手了很快地你就會以包租婆上身拿菜刀夠氣魄而沾沾自喜了。
--> 請想像廚房中,自己被頭散髮、面目猙獰、屍肉橫飛、殺氣重重的畫面。


也因此,我的親愛的積極向上的玉女派同學們阿,
對於因為不會做菜而有點內疚的同學們我的建議是,只要老公生日時煮一鍋咖哩、年中母親節在婆婆家煎一次COSCO才有的美國牛排就孝心感動天了,我弟老婆前兩天時就是這樣,我媽頻頻叫好欣慰的都快哭了!


但是.......『麻,妳連妳不能吃牛肉都忘記了喔?』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