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稱頭
2006.05.30

堅持稱頭是對自己的身體和生活重視的態度,是在你所處的環境中,按自己能負擔的能力可以做到最好。一切虛榮誇張,只會變成滑稽的畫面。

司提凡明明是德國人,不過他卻堅持要認識他的人叫他司提凡諾。

只是多了一個「諾」字就會讓他很開心。

「我太喜歡義大利了!」司提凡對我說:「我的名字要加一個『諾』字才會有義大利情調嘛!」他認真的眼神讓我笑了起來。

「抱歉,我還是覺得你是德國人啦!加什麼字都一樣。」雖然司提凡正請我喝著他店中好喝的義大利黑咖啡,我一點也沒給他面子,還這麼吐槽他。

「哈,沒關係!妳不懂的。」他嘆口氣說,搖搖頭,繼續整理他漂亮鞋店中的鞋子。

「不會啦,現在台灣也有哈日族、哈韓族一類的人,他們也全都會給自己取個什麼日文的小名或韓國名字,我大概可以知道那種心情。」看到司提凡對義大利那麼熱中的喜歡,還是給他一點認同感吧,要不然這樣對朋友太殘酷。

我有位日本朋友是個哈德族,家中一切用品都一定要是德國進口的才行,從汽車到電動牙刷,無一不是德國製造。他去東京的命相館看過「前世」,竟真的被相士說他的前世就是德國人!他高興的立即打長途電話告訴我,我聽了狂笑,就跟現在聽到司提凡說自己是義大利人的心情差不多。我從未有什麼感覺要去「哈」什麼國家或什麼人,只認為把與生俱來的身分顧好是最重要的事,連自己都做不好時,還要去「哈」別的人,人生是否太麻煩啦?不過因為很愛我的朋友們,他們的快樂我也都以笑聲來回報,誰能強迫朋友都跟自己想的一樣?就是因為個性不同,做起朋友來才有趣呀。

「妳要明白我的心情,我身體中是完完全全有義大利對時尚的美感,這是德國人血液中缺少的。」他聽了我的話突然這麼說。我又毫不給他面子的大笑了起來,我真是可惡呀,怎麼會這麼沒禮貌?幸好店中沒別的客人,要不然肯定被他掐死!

「妳看,這是我前天從米蘭載回來的貨,真是巧奪天工!」司提凡給我看這一季的義大利鞋新品。

「你覺得家庭主婦可以穿這雙三吋高跟鞋去哪?」我裝出一副很用力思考的表情。

「哎呀呀——!妳可以考慮穿穿有跟的鞋嘛,不要因為是家庭主婦就給自己那麼多禁忌。」司提凡氣得直搖頭。

可憐的司提凡!為什麼會遇見我這樣的人?可是我又覺得每回我對他的嘲笑,反而催化他更迷戀義大利,所以他和我的友誼是建立在這份友善的嘲弄上,他會從我的不認同中更認同自己的想法。

說起司提凡,他可是我遇到過最堅持的人。堅持什麼?堅持稱頭。

我對於派頭和稱頭的定義有點不同:

派頭是有點不自覺的誇張擺排場,唯恐世人不知有位自認為重要且有「錢勢」的人物。最不幸的派頭命運是:金銀銅鐵的裝飾在生活中全都錯位,畫面有如英式古典傢俱旁配上便宜的塑膠電扇一樣讓人難以忍受。(華娟註:Chippendale,一七五四年英國傢俱設計師Thomas Chippendale(一七一八~一七七九)所設計的傢飾,這種傢俱分成三種型式:法國風、中國風和歌德式;台灣有很多較昂貴的室內設計會充斥著使用Chippendale 傢俱,但是屋主的生活風格根本與此風格的傢俱格格不入。)

稱頭則是全身上下都很有自覺的講究,一定符合自己的身分、地位,不超越該有的分際,也不會讓人感到假惺惺的過分謙虛。這樣的人至少不可能揹著昂貴的名牌包包,穿著低價位的套裝去麵攤買乾麵、豆乾或燙青菜。

我喜歡稱頭的人,所以我喜歡司提凡。因為要知道如何變稱頭,需要有很多的自覺,甚至對品味這回事必須了解的很透徹,才能適當的把自己的那份氣質展現出來。稱頭的人更要對「美」這回事有點基本的概念,要不然再有學識、再有錢,看不出來自己穿得有多不適合自己,也是不行的。 司提凡是我唯一看到會穿西裝上班的鞋店老闆。西裝全不是便宜貨,而是講究的手工西裝。當然也是在義大利訂製的,司提凡把一切都歸於義大利。只是他可能不自覺,這種專一的精神其實是蠻「德國」的。

「為什麼一定要穿西裝上班?」我問他:「不會很怪嗎?」

「因為我賣的鞋跟其他鞋店的等級不同。」他用有點驕傲的口吻說。

「你認為你的穿著會讓顧客感覺到你賣的鞋的品質?」我好奇地問。

「要不然妳認為不是嗎?」司提凡回問。

我點點頭,贊同他的看法。

「一切都是對稱性,你穿的隨便,你鞋子的品質是說破嘴也沒人信的。」司提凡喝了一口咖啡這麼說。

司提凡連四十度高溫的夏天也堅持著他這份「對稱性」,沒看他鬆懈過一秒鐘,永遠西裝筆挺,夏天永遠汗流浹背。他店裡僱的店員也是漂亮的人類,男店員知道自己長褲的長度,女店員知道什麼長度的裙子配多高跟的鞋才正確。

「義大利人說:鞋子要長,不能短。鞋子做的太寬的話、腳就顯得短,好鞋總要比腳趾長個幾公分以上,才會讓身材比例正確。」

司提凡又拿出了義大利人的看法,這次甚至是句諺語,表示義大利人真的很了解服飾之美。不過,我也相信他這份講究的精神,是讓他看起來稱頭的靈魂。

常看見司提凡開著他的A-Class小車載著剛從米蘭買來的鞋子到店裡,連車子也是精簡不誇張,只能說他這個人、他的店、他賣的鞋、他的車、他的店員,都很「稱頭」,非常講究卻又不誇張。他只是在他所從事的行業中,滿足了自己的品味並且做到最好。

我期許自己向司提凡看齊,但是,是態度上的看齊,做一個「堅持稱頭」的家庭主婦:

不蓬頭垢面、穿拖鞋去買便當;不用已經生鏽的菜籃拖車;不穿名牌套裝逛夜市和提著垃圾袋等垃圾車;不揹昂貴的包包到菜市場買蔥和蔬菜。或許再向司提凡買一雙好走路、可上街購物穿的平底鞋。這雙鞋最好能有好品質,可以讓我穿十年以上。

堅持稱頭是對自己的身體和生活重視的態度,是在你所處的環境中,按自己能負擔的能力可以做到最好。一切虛榮誇張,只會變成滑稽的畫面。

奇怪,講到這兒,我腦中怎麼又浮現出歐洲古典傢俱裝潢與便宜塑膠電扇共處的客廳畫面。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