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浪漫曲線
2006.05.01

不是不想浪漫,而是擔子漸重,瑣事拖磨, 她重視的是實際生活。

算來,從第一次臉紅心跳開始,和他認識已有八年的歷史。八年算是愛情長跑了,他們從一對風花雪月的金童玉女變成事事務實的上班族。

他二十六,她二十五,相處多年,各種大風波和小口角都經歷過,認定彼此是終身伴侶,只是不想那麼早走入家庭,兩人都不反對再當幾年單身貴族。

他算是個粗中帶細的男人,每年都還記得在各大節日略表心意,只是漸漸沒了創意。定情紀念日那天,他在她上班時打電話來,問:「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只不過,上司並不會因為這一天是她的定情紀念日特別寬容,因為某個客戶的申訴,扎扎實實把她叫進辦公室裡罵了一頓,使她的心情越來越陰沈。

約在一家新開的義大利餐廳,他為她叫了她最喜歡的哈密瓜帕瑪火腿和迷迭香羊排。本以為她會很高興的,但點完菜一抬頭,發現她的臉色很不好看。 「怎麼了?」

她不想破壞氣氛,不急著傾倒委屈的心情。搖搖頭說沒怎樣,擠出一個微笑。

這一餐有點難以下嚥,心情不佳,連菜餚都來惹禍,配帕瑪火腿的哈密瓜太老了,有一種酸腐味,羊排更是硬得像皮鞋底,他找的餐廳,她不好意思說什麼,只是胃口和臉色都免不了一起往下沈淪,對侍者也沒好脾氣。

他雖然不是個敏感的人,但也感覺得到不對勁。依慣例在豐盛的晚餐之後,他們一定會到他住處溫存一番,可是現在連他的心情也不對了。車上,這場悶火慢燉的戰爭終於爆發。

「我覺得妳越來越挑剔、越難伺候,不像我以前認識的妳。告訴我,這次我到底怎麼惹妳生氣的?」他的質問打破沈寂。

這個指責使她火上加油:「我又不是針對你!你沒發現菜那麼難吃嗎?」

「下次妳自己選餐廳就是了。只要我挑的就不對!」他兩眼直視前方,面無表情。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幹嘛這麼兇?」她的語氣越來越硬。

「我請妳吃飯,是要讓妳開心,沒想到我自討沒趣……以前妳不是這樣的,只要一點點力氣,就可以讓妳開心老半天——妳越來越不浪漫了!」
兩人就這麼牛頭不對馬嘴的吵了起來。這個定情紀念日,差點成為分手紀念日。還好,八年來,兩人早已經知道,要互相給個冷卻的時間,不要打鐵趁熱的吵下去。三天後,她主動打電話給他,解釋那天心情不好的理由,原來是跟他無關。風波總算平息。

女人的浪漫會越來越難纏

可是他的話一直縈繞在她的耳際……「以前妳不是這樣的!妳越來越不浪漫了!」她真的變了嗎?憶起往事,他的指責有幾分真理。八年前,兩人都還是窮學生,連走進咖啡店之前,都要先算算口袋裡的錢夠不夠,他給她的第一個定情物,是兩人一起喝完的那瓶可樂空罐的拉環,他文藝兮兮的把拉環套在她的手上,說那代表他這輩子給女人的第一個承諾,他會好好愛她的,醜醜的拉環套在她手指上的那一剎那,她彷彿長了翅膀飛上雲端。

拉環在某一次搬家時搞丟了,但記憶依然鮮明。是的,她越來越不浪漫了,如果他現在又送自己一個易開罐當定情物,她一定沮喪得想撞牆。原來年輕本身就是一件奢侈的事,不需要任何昂貴豪華的禮物,自可以把心情妝點得富麗堂皇。

而也只有在年輕得無所事事的時候,浪漫才能隨時隨地找到空檔降臨,不必受限於時間和心情。

都會女子的浪漫是一條有趣的山丘型曲線。年輕時要求的浪漫條件很低,要的浪漫很抽象,隨著世事歷練和年齡增長,女人的浪漫會越來越難纏,水準慢慢到達高峰期,那時她就很難因為「禮輕情意重」的禮物而滿足。

婚後,女人開始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及姻親稚子的現實生活考驗,女人的浪漫要求又會慢慢變低,只要他對她好一點,她就會覺得自己的付出值得。

當她會對男人挑的昂貴禮物說「還是折現好了」的時候,抽象的浪漫時代宣告終止,回歸實際。不是不想浪漫,而是擔子漸沈重,瑣事漸拖磨,她重視的是實際生活。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