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愛丁堡Edinburgh
2006.04.21

屬於英國蘇格蘭的愛丁堡和格拉斯哥(Glasgow),代表了兩種不同的蘇格蘭文化。愛丁堡是貴族氣質的,老是緬懷著昔日蘇格蘭上層社會的榮耀。一條皇家哩路(Royal Mile)大道上,到處可見賣著老式、典雅的蘇格蘭格子布服飾,以及名牌的蘇格蘭製銀器和瓷器,還有第一流酒窖出品的私釀威士忌酒。而市區中心新月大街上的十九世紀新古典主義磚石建築,更充分反映愛丁堡過去的風華絕代。

愛丁堡斯文守禮的對立面,就是格拉斯哥的精野不文。格拉斯哥是標準的勞工階級城市,來自世界各地的苦力移民和當地的碼頭工人,共同促進了格拉斯哥的發展。格拉斯哥雖然粗莽,卻敢於嘗新,它擁有英國絕佳的工藝設計傳統建築;建築師與設計師麥欽塔許(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的大膽創意之於格拉斯哥,就如同西班牙的高第之於巴賽隆納。今日格拉斯哥是蓬勃發展的新文化城,英國前衛文化人士紛紛在格拉斯哥開店、做音樂、拍電影。在他們心目中,格拉斯哥是向前看的城市,而愛丁堡卻向後看。

「猜火車」(Trainspotting)這部電影,本質上是屬於格拉斯哥的。但它卻選擇以愛丁堡為拍攝基地,根本上就是一種顛覆愛丁堡的姿勢。電影小說原著厄溫‧威爾許(Irvine Welsh)出過很多年輕人次文化的書,在英國的地位很像「跨掉的一代」的宗師傑克‧凱洛亞克(Jack Kerouac)在美國一樣。而兩者都對搞搖滾樂的年輕人影響深遠。「猜火車」的電影配樂,就像是英國新音樂的歷史。先從一九七○年代叛客搖滾教父伊吉‧帕卜(Iggy Pop)的《生命渴望Lust for Life》開場,接下來是八○年代環境音樂大師布萊恩‧艾農(Brian Eno)的《憂鬱時日Deep Blue Day》,再上場的則是九○年代尖叫樂團(Primal Scream)以「Trance/Techno」電子舞曲為基調創作的電影同名歌曲《猜火車》。橫跨二十年的音樂時空,其實就是不同世代的青年人,對生命不滿、焦慮、叛逆和逃避的歷史。

一九六○年代的嬉皮還相信愛與和平,也相信做愛與博愛,七○年代的叛客已經不再相信任何崇高的口號了,但他們至少還相信虛無主義。到了八○年代,高漲的雅痞物質文明旋風下,年輕世代連虛無主義都不再相信,他們接受社會一夜致富的夢想,卻不會和成年人玩同樣的遊戲,他們成為空洞的人,在都市的荒原上找尋暫時的寄託。到了九○年代,年輕世代比整個社會更早地唾棄現實經驗,看看在電子舞場聽著Trance/Techno音樂擺動、旋轉、搖頭的年輕人,彷彿古老的蘇菲密教人士輪迴投胎,來到被科技物質掌握的外星地球上。九○年代的年輕人還會相信做愛是身心靈的結合嗎?我在倫敦的舞場中,看大部分的人「Trance」(昏眩、恍惚)一番後,都已經靈魂出竅了,哪裡還需要肉體的慰藉?他們需要的是虛擬的神所給予的大愛和至福。

「猜火車」在愛丁堡拍攝真是好。下次我再到愛丁堡,除了在王子街和玫瑰街一帶吃美食、逛古董店、買精品外,至少我還會想到「猜火車」中那四個年輕人。他們有可能和我剛剛在酒館中,遇到的那八個看起來無聊透頂的年輕人是同類的人,也許我們會坐同一班火車去倫敦。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