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女不怕鬥爭
2006.04.17

鬥爭無可避免,
女人不要怕鬥爭。


很多女人都希望找「單純一點」的環境,事實上,環境越單純、鬥爭可能越陰森。小空間的鬥爭也比大空間要兇狠。

有位朋友從大學到博士都在同一所學校就讀,畢業後也留校教書,在我看來,她的人生簡直是一條順暢而平坦的上揚直線。我和她開玩笑:「妳沒出過校園,所以還維持少女時期的青春與單純,一定不知人世險惡吧?」

她意味深長的回答我:「其實學術圈和校園內的惡鬥,才是最兇狠可怕的,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
她說的是。沒錯,我聽過一些教授朋友談過他們的困擾,各種污衊品格的流言、各種惡意攻擊、各種編織莫須有罪名的黑函,在校園內應有盡有。甚且還有門派的鬥爭,有教授會認為某些學生是「他的人」,在升等或審核任教資格上給予護航,對於「不是我的人」就多方貶抑、找麻煩。

自認為「做學問」的人,看不起在報章雜誌上寫文章的人,更討厭愛上電視的同事們。這些稱得上是「媒體寵兒」的教授,在校園裡反而很吃不開,只能踽踽獨行,還要躲各種暗箭。

很多人害怕考驗,以為江湖險惡,會將自己弄得體無完膚,其實在我看來,空間越小的地方,鬥爭越狠。

空間越小鬥爭越狠

恕我直言:對鬥爭過度介意或敏感的人,自己的個性可能有問題。

我常出入的某家公司,半年前,總機小姐的座位重新整修,改了門面,也多添了一個小魚缸,裡頭養了四條金黃色的小魚。

它們體積不大,但魚缸實在小,幾條小魚擠在裡頭,實在有點侷促。魚缸裡並沒裝循環過濾器,只放著幾根看來不太營養的水草。我為那些魚的存活率有點擔心,但飼養的小姐表示,那種魚跟鬥魚一樣,並不需要太多氧氣。

有機會經過它們的時候,我都會看看那幾條魚,一年來,魚缸都還放在總機小姐的櫃台上,只是,平均每四個月少掉一條魚。

只剩下一條魚孤獨的在裡頭游來游去。

我經過魚缸時,看了那條寂寞的魚一眼,感嘆:「唉,這條魚真可憐呀,一個朋友也沒有……」
總機小姐抿著嘴,不屑的看著那條魚:「不,它一點也不可憐,就是它把其他的魚都鬥死了!」

原來,最後的倖存者是個殺人犯。如果它看來有點孤苦,也是它自己造成的。 它是一條「鬥魚」。這條鬥魚讓我想起許久以前的一位同事,我剛進那家公司時,他便對我感嘆:這間公司鬥爭很多,長官排擠他、其他同事嫉妒他、誰面善心惡、誰口蜜腹劍,吐了一堆苦水之後,他警告我:「不久,妳就可以體會我的說法。」 沒多久,我真的「體會」到了,他確實活得挺痛苦,而「凶手」不是別人,就是他,只是他自己看不清楚,他是公司中最好鬥、最會主動咬別人一口的那一個。 很多人感嘆自己在辦公室裡沒有朋友、孤軍奮戰,其實是因為自己是一條鬥魚,是他自己的偏激性格作祟,不知不覺把別人鬥得遍體鱗傷、鬥到朋友全無,卻不斷的感嘆自己孤立無援。

雖然說「不招人忌是庸才」,但如果一個人能夠招來每個人的「忌」,自己的個性必然有問題。

然而,鬥魚如果沒有被關在小魚缸裡,其實並沒那麼好鬥,不會非咬得你死我活不可。

也許鬥魚本身也有它的不得已之處吧:魚缸太小,發展空間有限,它不得不把每個共同生存者都當成敵人。許多家庭成員的鬥爭、婆媳妯娌之間的齟齬都是如此:當一個野心不小的人被小天地困住,就會自然而然的孳生出好鬥本性來!

大環境的鬥爭讓人成長

如果空間不能外擴,就只能內耗。人和鬥魚並沒有什麼不同。

密閉式環境裡的鬥爭,對個人情緒的影響,又比開放式環境及自由市場裡的鬥爭更可怕、更劇烈。

年輕女子面對公司鬥爭,常興起「不如嫁人去了」的念頭,並沒有想到,進入家庭之中,說不定得時時面對「婆媳鬥爭」、「妯娌鬥爭」,或與「左鄰右舍三姑六婆」的鬥爭,這些密閉式鬥爭接觸的人非常少,更會讓人覺得孤立無援和逃無可逃。

生命視野越小、閒功夫最多的人,鬥起人來是最厲害的。

其實,只要有一群人就一定有鬥爭。上班族都會感慨,公司裡會分派別,資深同事們常使小手段來搶功勞、小人到上司面前進讒言、做事容易做人難……你只要想想,我們誤以為最單純而神聖的教職也差不多,就知道鬥爭是每個成人都必須經過的關卡,雖然不值得耗費心力投入鬥爭,但也不必想全然遁形。 就算她嫁入沒有任何婆媳妯娌鬥爭的家庭,也未必能全然豁免於鬥爭。我還聽過校園裡的「愛心媽媽大鬥爭」呢。全職主婦到學校當愛心媽媽,開始大鬥法、爭權責、講閒話、看校長對誰比較欣賞……鬥爭是人類天性,派系衝突無所不有,誰能逃得過?

女人不要怕鬥爭,因為,不只是人,只要是活著的東西,地盤的鬥爭就無可避免,但大環境裡的鬥爭讓人成長,小空間的鬥爭讓人虛弱。寧可選擇前者,讓自己記取傷痛與挫折,好好成長與成熟。
聰明女人不必成為鬥魚,但當鬥爭來時,千萬不要逃跑,就把它當成磨鍊自己的機會吧。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