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又何妨
2006.03.23
 

Eva是科技公司的女主管,她的事業正處於巔峰,憑著過人的專業直覺和衝勁,在職場一路晉升。她的行程表永遠排滿了會議、演講和參訪,但沒有人知道她每週五都趁著外出開會的空檔跑來看我的門診。

前幾次來看診時,她只說自己長期失眠、全身緊繃、很容易生氣,而且記憶力似乎比以前差,希望我開點藥。幾週後,失眠的問題靠著藥物解決了,但是她仍然覺得自己很容易煩躁。

「我脾氣很不好。」她給自己一個負面的評價:「每個人都很怕惹我。」我對脾氣不好的女人特別感興趣。

我並沒有直接把「脾氣不好」寫在Eva的病歷上,而是肯定她的感受:「想必有很多事值得妳生氣吧?」

她顯得有點驚訝:「咦?沒有人這樣問過我!」

想了一想,她說:「昨天氣什麼我也忘了,今天是氣我前夫。」。

Eva在三年前離婚,獨自帶著一個五歲的小女兒生活。最近女兒生日快到了,前夫頻頻來電,要帶女兒出去慶祝。然而,過去幾次前夫探視女兒的經驗都讓她很不愉快,前夫會買很多玩具給女兒,「有一次女兒回來還哭著說:『爸爸說他每天都很想我,可是妳不讓我們在一起,妳是壞媽媽』」。她不想再讓前夫有機會跟女兒獨處,但前夫、婆婆和小姑們卻不斷打電話來,責怪她因為自私與怨恨而剝奪了孩子享受父愛的權利。

談到這裡,Eva的情緒激動起來:「他們說這種話到底有沒有良心!」

後來Eva對他們一律以掛電話回應。不僅如此,她的憤怒似乎已經波及女兒—那天早上女兒只是問了一句:「爸爸什麼時候來?」她立刻大發脾氣,堅持要女兒罰站一小時,任憑外公外婆求情也沒用。

我覺得她應該談談那段婚姻的恩怨,但她似乎無意敘述那段歷史,只氣憤地說:「我絕不會妥協的!再來找我女兒,我就帶棍子去砸他的車!」。她看看錶,驚叫一聲「來不及了!」,迅速拿起桌上的藥單,一邊往外衝,一邊說「醫生抱歉,我要趕開會!」旋風一般地離去後,留下滿室古馳香水的芬芳。

坦白說,她說話的方式和樣子是讓人感覺蠻難親近。可以想像她生氣的時候所有人都只想躲得遠遠的。

護士小姐說:「真急躁,難怪會生病。」

實習醫師問:「她這種是什麼病?」

「你們覺得呢?」聽說當老師要多用啟發的方式。

「她心情不好,像火藥庫一樣,已經影響到親子關係和人際關係,加上失眠、記憶力衰退、負面思考,還想砸前夫的車,這些已經符合憂鬱症的診斷準則了吧?可是她好像能量強大,兇巴巴的,像刺蝟一樣,還能負擔那麼多工作,說她憂鬱症又感覺怪怪的…還是焦慮症?人格障礙?」

「不如先問你,她有病嗎?」我說。

女人生氣是一種病嗎?

其實,我真正想說的是:女人不能火大、不能不爽嗎?

我不喜歡有些醫生動不動就把女人的生氣定義為「情緒調適障礙」、「憂鬱症」「個性問題」,或是荷爾蒙造成經前憂鬱之類的。我相信女人生氣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有理由的,雖然某些理由乍聽之下很奇怪,只要願意仔細推敲,一定能發現背後隱藏的心結。偏偏一般人沒有閒工夫去替女人思考,女人自己也常常弄不清楚真正生氣的對象,更糟的是,許多女人一旦生氣就會氣到話都說不好,充滿了情緒性、以偏蓋全、邏輯不通的詞句,徹底表現出所謂歇斯底里的樣子,這樣根本沒辦法引導別人瞭解自己思考與感受的原委。本來是別人的錯,結果最後看起來卻像是女人自己在發神經。我覺得這真是女人的一大冤屈。

「別以為她只有充滿鬥志的強勢面。」我對實習醫師說:「我們需要瞭解她的過去,分析她為什麼變成一隻刺蝟。」

沒有女人天生就是刺蝟的。

幾週後的夜診,護士轉進Eva的電話,她說自己快瘋了,怕控制不住會去殺人。我聽到她不斷地啜泣,連話都講不清楚,跟平常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真是嚇了一跳。拼拼湊湊,我總算聽懂她發生的事,原來她們公司尾牙在北投聚餐,大家都喝了酒,一個男下屬開車送她回家,經過山區幽暗小徑,把車停下,轉身強吻她,Eva酒意全消,用力掙脫,男同事還自以為是地說:「妳一個人帶著小孩,很寂寞吧!我知道女強人內心都是脆弱的,其實妳很想吧!」

Eva簡直不敢置信,平常自己在公司威風八面,呼風喚雨,這些男下屬個個唯命是從,原來心裡竟是這樣看她的!狠狠摔了對方一巴掌,她狼狽地下了車,脫下高跟鞋提在手上,頂著散亂的髮髻一路奔跑,也不知跑了多遠才攔到計程車回家。她察覺自己劇烈地顫抖,卻控制不住,她開始打自己的頭,恨自己為什麼會感覺如此害怕與無助。

隔了幾天她依約到門診來,脫下高跟鞋讓我看滿佈割傷的腳。我沒見過她如此落寞的神情。其實,在尾牙事件後,還有雪上加霜的事—那天她在客廳打電話給我,掛上電話後,發現保母楞在一旁,等著告訴她,小女兒那天從幼稚園回來後就啼哭不休,揉著眼睛一直說:「同學笑我沒爸爸…」。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