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一個很愛一些怪東西的人
可是對於我所愛的東西用『怪』來形容好像也很不恰當
例如:日本藝伎、中國京劇、台灣歌仔戲、國際標準舞
這些東西其實都是一種代表著傳統的東西
每種的東西我看到的時候其實都是一種藝術
剛剛看了一部記錄片是公視在播的
片名叫『藝伎的真實生活 Geishas:Behind The Scenes』
裡面在描寫的就是電影『藝伎回憶錄』和現實生活中的藝伎
不論是在生活上、風格上、環境上有所差異的點
並以西方人和非日本之東方人的觀點來看藝伎這個行業
在過去,有許多日本女性,都想要從事藝伎這個華麗風光的職業
經過置屋的才藝養成,還要通過嚴格的禮儀訓練
整整五年不得支薪以償還培訓費
從舞伎開始訓練,到成為藝伎接待客人
最後才能穿上華美的服飾,別上貴重的髮簪
升格為獨立藝伎,從事第一流的接待服務員工作
其實裡面有提到一個點很好玩
他說其實在藝伎的世界裡面
其實就是一種『夢幻&幻想』的世界
在藝伎的世界裡面,在工作上
他們和客人調情,玩遊戲,飲酒,作樂
其實都是一種很表面的戲法
臉上那一層白色的厚妝
其實就是來區隔現實和在幻想裡面的差別
在藝伎的生活裡面最大的工作守則就是『賓主盡歡』
主、邀請賓來作客、享受主人的熱情和開心
主、邀請藝伎來做秀、幫主人完善的來招待客人使的他們開心
在裡面,藝伎的責任就是不論如何都要使客人玩的開心
而自已在私底下的生活,則是要私藏在白色的厚妝後面
使自已在私底下安靜,即便是傷心、難過
都要使自已在上台的時候是笑笑的
而在出外表演的時候,通常成熟的藝伎都會交待新人
『只要微笑,少說廢話』『注意禮節,少開玩笑』
每時每刻,所注意的就是自已的言行和舉止
是否會使客人不開心,或是使客人不舒服

看完了這一部記錄片後,其實有一種很同情藝伎的感覺
卻又覺的有一種莫明的熟悉感
我現在的生活大概也是這樣子呀
就算是私底下有多少的孤單,難過
只要一出門,所注意的不過也是這樣子
不讓別人感到不開心,不舒服
我所需要負到的責任
其實不也是賓主盡歡嗎?
不過,我的身份既不是賓,也不是主
我不過是在旁陪笑,使大家開心的人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