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方智出版社《有用的聰明》

By     吳淡如

 

 

錢和人之間,若能俐落選擇,也是一種智慧。

 

若都不要,何苦還當第三者?

 

我沒有看過比她更委屈的第三者。

 

男人還沒離婚。

和男人在一起的女人,已是他的第二任妻子。

他和第一任妻子生下兩個孩子,都寄養在他的父母那裡。

第二任妻子顯然和男人的家人相處得不好。

根據男人說法,那女人從未主動想照顧一下他和前妻的孩子,甚至也不想跟他回家看公婆。再婚只使他又掉進了不幸之中。

 

與他相識沒多久,她買了房子。
此時,他在經濟上正好遇到困難,老家房子變成法拍屋,她一時同情心大發,讓他和他的「家人」搬進去。

 

她心想,這或許代表男人的一種承諾吧—未來,男人應該也會和她共同生活,於是她答應了。

 

男人正式擁有兩個家。

不過,偶爾回來過夜時,也會跟她吵架

相識久了,男人不負責任、不好相處的性格漸現原形,教她難以消受。

 

和他的家人生活了半年,她也漸漸體悟:原來他的第二任妻子不想看到公婆,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對老夫妻都精明厲害,用盡方法想要把她趕出房子,可能是因為兒子並未交代清楚吧,這對老夫妻竟認為,這間房子一定是自己兒子付的錢。

她說她正為該不該板起臉趕走他們而痛苦時,有個朋友快刀斬亂麻的問她:「妳要錢還是要人?」

 

有一種情婦要錢。

她在這個男人床頭金盡時,便揚長而去,換另外一個可以倚靠的男人。

這樣的女人,幼年成長的環境可能沒有給她太多的安全感,所以金錢對她而言就是愛的保障。

如果那個男人在金錢上十分照顧她,讓她覺得窩心,那麼她會變得很重義氣,將情與欲轉化為感恩之心。

 

有一種情婦要人。

她個性剛烈,在掉入與有婦之夫愛的泥淖中時,比男人更有魄力的追求長相廝守的可能。

她們自己薄有資本,不需男人的經濟支援,所以更加確信,名份是她渴望的一切。

為了逼走元配,她不惜口不擇言,甚至約她出來談判,鬧得他家雞犬不寧。

 

她,以上兩種都不是。她是個「都不要」的情婦。

 

「妳,不要錢,又不要人,那麼,還有什麼好委屈的?」朋友對她說。

她於是跳出這個爛泥坑。

要錢還是要人?若能俐落選擇,也是一種智慧。

若都不要,那為什麼要苦苦當第三者?

不如要回自己的空虛,那樣的空虛,至少也自由自在。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