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誤解比無知更加無可救藥。

無論是愛情還是作品,我都不能忍受自以為是的誤解和誤讀。

我尊重秘密的存在,也會乖乖依尋對方鋪陳的線索解謎。

但在我耐心竭盡之前,我還是會開口要求公佈謎底。

就算是痛快一刀置我死地,

或是推翻我所推理的思路,

都好過我自以為是的沾沾自喜。

也許有人支持回歸文本,讓文本自己說話。

但語言文字這種隱喻過深的工具,操作不當往往會形成海市蜃樓。

只有不斷地溝通、推敲,才能釐清雙方所不解之處,達到真正的「對話」。

只是一個「愛」字,可能包含著很多層感覺,

使用不同的標點,也會造成差異甚大的意念。

我讓文本說話,賦予讀者過大的權限,

它可能會倒錯或是無限延異出我想給予的,

甚至根本沒有碰觸到文的核心而自我生成別的詮釋。

就像愛情裡的猜忌,

一些你自以為對方的出軌線索,說不定只是你自己的心魔使然。

愛情開始前的曖昧縱然是暖的,

但若縱容這般曖昧繼續延生到關係的定位或是承諾的實踐度,則是盲目。

我喜歡和情人不斷地言語,藉此完足他在我心中的記憶圖像。

也因為我的想像力過於蓬發,容易傾向悲觀,

寧可向情人或作者問個明白,也不願迷失在自己編織的「迷網」之中。

讓文本說話嗎?可以。

可是至少讓我知道我抓住了核心。
--

http://www.wretch.cc/blog/trackback.php?blog_id=fay88&article_id=4720407
創作者介紹

Roger Huang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