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點半下班本想趕去Fitness做『身心靈平衡』
但始終是太慢 該是審甚思考自已未來的走向了
不應當再渾渾噩噩的過每一天 忍受著無需忍受的事
有太多時候 太多的稱讚 只是換來更多的嘆息
我又何嘗不知道我音色不錯 口條清晰 口齒伶俐
但我實在害怕改變 我實在害怕失去 不是嗎?
雖然我也知道這樣不好 緊握只會失去更多
但又如何呢? 雖然我已經去了一些東西 逝者已逝
七千兩百多個日子堆成了我現在的樣子 個性 和情感
愛任何人 不愛任何人 生氣 開心 幸福 哭泣
想自殺又沒有勇氣 想看心理醫生又沒有兆頭
我覺得好不公平,究竟是誰認定哭鬧生病的人就一定比較痛苦呢?
該如何訣擇一些事情的輕重緩急 我又該如何的去看呢?
我 似乎看不太到未來 但 又期盼未來能夠更加的美好
自由 真的存在嗎? 我們是否活著失去了越來越多?

=========================================================

本月讚書

羽衣/吉本芭娜娜  


人越來越不容易為了分手大哭。
淚水大概都堆積在心裡。

好友失戀了,會三天不吃飯整星期睡不著暴瘦一圈心力交瘁,
我卻照常工作、照常吃飯睡覺、照常和家人嘻嘻哈哈,照常和不知道從哪來的朋友出去玩。
心已經不斷在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不好好吃飯睡覺把別處養分補回來。

曾經有某個女生愛上了我愛的人,也或者事實上我愛的人還繼續愛著那個女生,她又哭又鬧拿出往日甜蜜照片信件半夜等在他家門口,我卻只是微笑的說,你如果選擇她希望你早點告訴我,我會誠心祝福你們。

大概是我希望營造出一種無情好辦事的效率。
我討厭給人惹麻煩,更做不出為難別人的事,反正堅強慣了、照顧自己也是強項,
所以我永遠是個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夠開朗地繼續生活下去的人。從來沒有男友會擔心。

我覺得好不公平。
究竟是誰認定哭鬧生病的人就一定比較痛苦呢?

難道不哭不鬧、沒有生病、還能照樣吃喝散步見見朋友就表示不痛苦嗎?

在硬擠出來的笑容底下,
有沒有可能是,心已經被撕裂,沒有力氣再哭,害怕軟弱會一發不可收拾,連胡鬧的勇氣都沒有,
一切只好靜靜被動地接受,勉強自己如常的生活著呢?


我一直以為,真正巨大的哀傷只有自己能夠承擔,別人是幫不上忙的。
就算我坐上廣播車向全世界悲情哭喊,我就能得到真正的愛了嘛?

同情和愛應該是兩件事吧。
不應該是會鬧的才能贏、哭得最慘的等於最愛你。

有種會對有愛的人說我們不要再見面了吧的感情,終究還是有人會懂吧。
在分辨那之前,最好一個人或讓對方一個人靜靜的療傷。



布魯克林的納善先生/保羅‧奧斯特 


「我在尋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死掉」納善先生說。
因此納善先生搬到了布魯克林。

結果他認識的新朋友們個個都背負著傷痕,不是有不堪回首的過去,就是有徒具空殼的生活。
他們都希望在布魯克林止痛療傷、重新開始,藉著做一些蠢事。

為了掩蓋傷痛隨便交個男朋友,明明越來越胖卻堅持買根本穿不下的衣服,
輕易忘記了夢想卻可以記得三千個胡亂編的理由。

年紀慢慢增加,做的事卻越來越離譜,有時候,連我們自己的人生都放棄了。
有薪水可以領就好、有人可以嫁那個人老實就好、去不了巴黎那麼八里島也好。
然後我們某一天哭著醒來,問自己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刪掉工作、刪掉加薪、刪掉談戀愛、刪掉孝順父母、刪掉嫁小開、刪掉夜店party、
刪掉旅行、刪掉想買的車子、刪掉豪宅、刪掉傳宗接代、刪掉週年慶購物清單...
我很好奇,每個人這麼拼命的意義是什麼?

讓我們苟且隨便拿以上一個項目來接接看:
我活著的意義是加薪??
我活著的意義是孝順父母???
我活著的意義是比基尼Party??
我活著的意義是生小孩???

每一句都糟糕透頂。

=========================================================

just4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